筆趣館 > 云夢之澤 > 心字香燒

  山中歲月倏忽過,轉眼又過了十個中秋。云夢澤畔來來去去許多人,那個叫作“執”的少年果真再沒出現過。大概人上了年紀就極念舊,白龍時常這樣想。凡人向往得道升仙,長生不老,但真得不老不滅,冷眼看世事如白云蒼狗,就是一件美事嗎?
  老龜晃了晃龜殼,白龍差點翻下來,佯怒道:“老頭兒,想摔死我么?”老龜慢悠悠地重復了一遍:“小丫頭別走神,你剛說山下村子里,家家戶戶供奉我,是為了什么?”
  “老龜越老越皮,論年紀你我不相上下,哪里來的小丫頭!”她越說越發樂不可支,捂著肚皮捶著身下的龜殼,“你這老物上千歲年紀,遠看如小山一般,又通人言,凡人見了,可不是要當成‘水神’供起來!”
  老龜又故意逗她道:“凡人到底眼拙,只認年紀老的為尊。卻不知這‘水神’本尊,乃是一個花朵一般的小丫頭哩!”
  兩人笑鬧片刻,白龍漸漸望著天上的朗月疏星出神。許久,像是喃喃自語一般:“你說凡人,看著純良,為何藏了許多心思?”
  老龜知她想起舊事,溫言寬慰道:“他們生而知命,參不透得失,放不下愛恨,所以生事。似你我千年之壽,滄海桑田不知看了多少,早知月滿則虧、強極則辱的道理,所以少了許多計較。”
  白龍跟隨太白星君,修的是老祖的無為道,自然明白他話中的深意。她指節“咚、咚”一下下輕敲著龜殼,忽然眼里藏笑道:“老頭兒,我給你取個名字如何?”
  “啊?”
  “你成日頂個大殼,雨雪不懼,風霜不侵,就叫‘馱窩仙人’可好?”不及說完她已笑作一團,撫掌大呼:“妙極!妙極!以后民間建宅蓋屋的,除了鐫刻‘太公在此’避鬼怪兇煞作祟外,也要拜一拜你這‘馱窩仙人’,以保家宅堅固平安!”
  老龜呵呵笑道:“若能升仙,老家伙就不挑剔了罷!勞煩水神娘娘明日就上天宮,替我向星君求個恩典吧!如若不去,你就替我也偷一丸仙丹,我也求個長生不老!”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