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咱們家的大師姐一心要入魔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五花土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五花土


  “我替那些貧苦百姓謝過公子了!”
  只見魏溫抱拳看著楚鯪十分恭敬的說完之后,便看著身旁的陳不語說道:“到我們開工吧!”
  說罷,魏溫從腰間取出一桿尖銳的鐵杵,接著輕輕的扭著鐵杵。
  嘭!唰!——
  隨著一聲輕響,只見魏溫的那桿鐵杵刷刷刷的變成了類似一把槍的鐵杵。
  而陳不語則一言不發的從行囊中取出一個特別寬大的鐵面圓爪,而接著又取出一條十米的鐵鏈安置在鐵面圓爪的后面卡死之后便看著魏溫說道:“魏溫老大!鐵面圓爪已經組裝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
  只見魏溫看著自己手中的鐵杵,隨后便神色淡淡的看著四周,嘴角卻微微勾起。
  指著三座石像最中央的石像說道:“應該在這座石像之后!只不過....”
  魏溫說到一半便走到石像旁邊,看著石像和深厚墻壁相差的距離繼續說道:“只不過是....這距離很難施展啊!罷了,罷了,不語你先準備著!”
  魏溫說罷,便卸下背囊從中摸索了片刻,只見他從中取出十分精致的羅盤。
  隨后便突然看見羅盤上的針尖指向正是石像身后的那片墻壁。
  “乾坤四象!自有定術!陰陽所指!墓門所致!”
  魏溫嘴里嘟囔了這一句話之后,便揮舞著手中的鐵杵槍向那片墻壁的最中央射去。
  嘭!
  “轟!”
  忽然一聲巨響,只見那根鐵杵槍竟然被魏溫用蠻勁將其插入在最中央的那塊偌大一塊巨巖,而四周則也被震得落下了幾塊碎石。
  而就在這巖石隨屑紛飛之中,魏溫迅速無比地掠了進來,一臉從容的看著陳不語說道:“不語!你先準備著!”
  魏溫說罷,便跳向鐵杵槍單手拖著杵柄猛然的一拉。
  隨后便見幾根十分堅硬的銀絲向著四周的石壁卡住之后,魏溫則雙腳用力使了一招鷹踏便穩穩當當的站在了石像的頭頂。
  魏溫看著石像之下的食客,再看著一旁的楚鯪與陳不語說道:“不語!你就向著鐵杵槍那里甩去!剩余的食客們都去公子身旁保護他的安全!”
  而就當所有食客都圍繞在楚鯪身旁的時候,只見陳不語猛然的揮舞著他那根鐵面圓爪。
  說起這鐵面圓爪,也其實就很像一塊大餅,只不過是十分厚實的。
  但四周卻有八塊十分鋒利的鐵爪,當甩出去的力道大過所承受的地方時,圓面鐵爪便會分裂成八個鐵爪而每個鐵爪則被十六根銀絲所牽連著。
  但最中央則是有一個圓形的窟窿時來卡住鐵杵槍的槍把的。
  而此時的陳不語一直揮舞著鐵面圓爪,揮舞的虎虎生風的。
  就當鐵面圓爪即將化作八塊鐵爪的時候,陳不語卻猛然的向著鐵杵槍的方向甩去。
  鐵面圓爪頓時打開,化作八塊鐵爪。
  而陳不語則讓鐵鏈在手心中流走之后。
  嘭!——
  只聽嘭的一聲,鐵面圓爪完完全全的已經和鐵杵槍卡在了一塊。
  而此時陳不語則抓住快要跑盡的鐵鏈,一臉嚴肅認真的看著鐵面圓爪。
  咔!!——
  而只見咔的一聲,八塊鐵爪已然卡入石壁里。
  “拉!”
  只見石像之上的魏溫看著圓面鐵爪已然卡在石壁里之后,便看著陳不語說道,而也是他話音剛落。
  “給我破!”
  陳不語則猛然青筋暴起,雙手抓著鐵鏈用著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鐵鏈拉動。
  而也是此時整個石壁摻雜著些許石磚被陳不語和魏溫合力破開了一片石壁。
  這時,魏溫也跳了下來。
  摸了摸墻上的黃土,捏了一把在手中把玩著,隨后便將其扔到一旁。
  看著一臉驚訝的楚鯪說道:“石壁果然后面是五花土!好了,還請公子你讓幾個人去挖吧!這才是真正的陽門位置,之前那個只不過是守墓人所設立的一道假門而已!”
  而楚鯪則愣了愣神,看著正在收拾鐵面圓爪和鐵杵槍的魏溫和陳不語二人說道:“魏客卿,陳客卿,你們這手可不可以傳授與我?我想要學這手!”
  可魏溫聽罷,并沒有第一時間回復楚鯪只是微微笑了笑。
  只是看著一旁已經挖出一個不大不小的盜洞的食客們說道:“你們先停下,墓中穢氣不可冒入!”
  魏溫說罷,便微微看著眼前的楚鯪點了點頭,便取出一個火折子向盜洞扔去。
  只見火折子扔進去還沒一刻,便熄滅了。
  “這....這...魏溫客卿,你看這是怎么回事?”
  楚鯪一臉好奇的說完之后,只見魏溫眉頭緊皺,絲毫沒有搭理楚鯪的意思。
  而楚鯪身旁的陳不語連忙看著楚鯪解釋的說道:“若是大墓,不管是衣冠冢還是大墓,里面空氣定然稀缺,而且還有穢土渾濁之氣在墓中。若是我們貿然進去可能輕則中毒重則死亡。”
  而就在此時,只見魏溫眉頭的皺痕輕松下來,轉身看向身后的楚鯪和陳不語說道:“楚公子,不語,沒事了可以進去了!”
  “魏溫大哥,火折子不是滅了嗎?”
  只見陳不語疑惑的看著魏溫,而楚鯪則也是微微皺眉的看著魏溫。
  而魏溫并沒有解釋什么,只是指了指已經扔進盜洞的火折子說道:“你們自己看吧!”
  魏溫話音剛落,便見火折子的火星便悄然的自燃了起來。
  “魏溫大哥,這是怎么回事啊?”
  陳不語十分好奇的看著魏溫說完之后,楚鯪則也舒展了眉頭也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正在將鐵杵槍重新擰回原本樣子的魏溫。
  而魏溫則微微一笑,看著他們解釋的說道:“你們仔細感覺感覺,是不是有一股微風吹過此處呢?”
  魏溫話音剛落,楚鯪和陳不語則感到微微的清風徐來。
  “還真是有啊!魏溫大哥你果然厲害!”
  陳不語將鐵面圓爪重新拆開之后,便抖動著自身強壯的肌肉看著魏溫眼里充滿了欽佩之意。
  “魏客卿,你果然對這方面很有研究啊!”
  楚鯪眼里一閃而過的欽佩之意,但卻被他馬上變成了嚴謹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魏溫。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