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情愛散 > 第五十九章 燕州郡守

第五十九章 燕州郡守


  宇文程被禁足于大皇子府兩個月,原本客似云來的府邸旦夕之間門庭羅雀,門房連個投拜帖的人都沒有。往日諂媚巴結的官員,如今對他避之不及。
  起初宇文程火冒三丈,發怒時瘋狂砸碎屋內陳設,動輒責罰下人,后來他漸漸消停。每日閉門在書房飲酒,自酌自醉,日夜顛倒。府中無人敢勸,就連皇子妃孫氏也躲在自己院子不敢勸阻他。
  一個年約三十歲的灰衣男子閃入宇文程的書房,來不及行禮,徑直走到案桌旁,試圖搖晃醒滿身酒氣萎靡不振的宇文程。
  “殿下,殿下您清醒一下,燕州傳來消息了。”
  “殿下,您別喝了!”
  “殿下,燕州高郡守病入膏肓快不成了!”
  灰衣男子的聲音越提越高,連說三次,宇文程才隱約聽進去。
  左右搖晃腦袋清醒幾分后,宇文程下意識將案桌上的東西嘩啦一聲全部推到地上。猛然揪住灰衣男子的衣領,眼睛瞪得老大,怒目而視口中吼道:“你方才說什么?高荀快死了?他才四旬正值壯年,難不成連你也騙本王!”
  灰衣男子連忙雙膝跪地,耐心解釋道:“殿下莫急,屬下剛接到消息就趕來告訴您。高郡守半個月前得了急癥,藥石難醫。郡守一職雖是世襲罔替,可惜高郡守膝下無子,想來等他病逝以后陛下會安排新人上任。”
  說話之人是宇文程最信任依賴的心腹,表面身份為大皇子府的侍衛統領木易,實際背地里負責統管宇文程私下豢養的暗衛。木易武功高強,為人機警,原本濃眉大眼的面孔硬生生被左臉一道刀疤毀容。
  宇文程已經松手放開木易,整個人癱坐在紅木椅子里,怒氣不減:“你的意思是高荀肯定不中用了?”
  “昨夜暗衛來報,郎中說高荀活不過二十日。”木易如實稟告,眼中流露出一絲惋惜。
  天璽朝地貌廣闊,總共有十八州,燕州為物產最富饒之處,百姓生活富庶,每年向朝廷納稅納糧時都會多出十倍。
  燕州郡守高荀精明強干,治理一方頗有能耐,是有真本事的人才,美中不足在于風流好色。正因為他極好女色,幾年前禁不住宇文程三番五次暗中誘惑,這才答應為他效力。宇文程對高荀寄予厚望,每隔三五月,便命人送幾位貌美佳人去燕州籠絡高荀。這些年高荀雖然尚且沒有派上大用場,不過每逢年節,上到奇珍異寶,下到金銀細軟沒少運來京城孝順宇文程。更不談宇文程豢養暗衛耗資巨大,光靠府中的銀兩遠遠不夠開支,多虧高荀私底下補給。
  宇文程伸手捏了捏眉心,兀自感慨道:“本王早該知道好色之徒,命不長久。可惜還沒真正用上他,他便急著去見閻王了。”
  “高郡守好歹為我們效過力,若非他每年貼補您十幾萬兩現銀,許多時候早已周轉不開。”木易話鋒一轉,“如今知道他命不長久,殿下應該早做打算。”
  宇文程用鼻子哼了一聲,冷冷一笑:“父皇圣心難測,本王如今被禁足在府中,如何打算?”
  經過上回的事情,他徹底失去本就不多的圣眷。即使被解了禁足,往后行事恐怕難上加難。
  木易忙說:“旭王奉旨巡視燕州半年之久,咱們的人暗中打探到他的行程,估摸這兩日該到京城。高荀命不長久,燕州任免新一任郡守,陛下少不得會過問旭王的意思。”
  宇文程眸光一閃,木易所說有道理,旭王宇文元宣在燕州停留近半年,當然是朝中最了解燕州官吏民情近況之人。等高荀死后,不管皇帝從京城指派新任郡守去燕州任職,還是提拔燕州已有的官吏,旭王給出的意見參考價值很高。
  “宇文元宣和宇文曄親如手足,他怎么可能幫本王?”想到這兒宇文程越發惱火,如果下一任燕州郡守是太子的人,那么他往后不僅撈不到分毫油水,相反好處全去了東宮。
  木易顯然早考慮過這點,壓低聲音道:“雖說旭王閑散疏狂,為人處世卻秉性正直,太子也絕非昏庸無道之輩。他們所諫言之人必然有真本事真才能,否則陛下也不會糊涂應允。這有才之人往往傲世,不可能任憑太子擺布,再者但凡為人都有弱點軟肋,到時間殿下您借可尋之機,對癥下藥拉攏新任郡守想來不是難事。”
  宇文程聽罷擠出一絲詭譎的笑容。是啊,任何人都存在弱點軟肋,關鍵是要對癥下藥。
  論起文韜武略治國之道,他不如太子,但是他也有擅長之處。比方說他擅長拉攏人心,給小利而謀大利。
  “我朝共十八州,其中以北的齊州、豐州、潯州,這三位郡守皆是最忠心于父皇的老人,不參與奪嫡只向朝堂盡忠。南邊的江州、浙州、蘇州、兗州,這四位郡守身在最安逸的江南魚米之鄉,也是忠于朝廷擁護儲君的人。唯有以東的燕州、福州、撫州三位郡守為本王所用。”
  話音剛落,宇文程一拍腦門忽然驚起,扭頭沖著木易吩咐:“你趕緊派人送信給同本王交好的言官御史,叫他們一起覲見陛下,彈劾吏部侍郎廖炎天。廖炎天不算圓滑通透,想尋他的錯處容易得很。”
  吏部幾位侍郎中只有一位不姓蕭,那就是廖炎天。此人寒窗苦讀十年,一朝及第登科,不料得罪權貴仕途不順。宇文程看中他滿腹經綸的才學,步步扶持他至今日的三品侍郎高位,對于這份知遇之恩,廖炎天感激不盡。宇文程被禁足當日,只有他敢冒死諫言,自然是被皇帝駁回。
  這番吩咐突如其來把木易聽呆了,半天沒反應過來:“殿下,廖炎天可是您一手提拔的探花郎。”
  “正因為他是本王一手提拔忠心耿耿,本王才放心他去燕州。”宇文程如今心情由怒轉喜,不在乎仔細解釋幾句,“廖炎天的才能有目共睹,如果此時有御史彈劾他,父皇只會憐憫他不善于處世,可惜他的才華,頂多降一級。另一邊高荀將死,燕州郡守的職位空缺,被彈劾的廖炎天剛好過去頂替。如此一來,父皇也不必過問什么旭王。”
  “殿下英明。”木易不得不佩服自家主子一手如意算盤打得真好,他方才勸解那些話算是多余了。只不過廖炎天愿意遠赴燕州上任嗎?好端端在京城當吏部侍郎,忽然被貶去外地,只怕會因此跟宇文程離心。
  宇文程看出木易眼中的擔憂,忍不住笑了兩聲:“你不用擔心廖炎天,他是個聰明人。他直來直去的性子本在京城吃不開,如今羅震又一朝清醒怕是已經被太子籠絡,另外幾位姓蕭的侍郎都是一家人,吏部唯獨一個廖炎天格格不入。與其留在吏部被排擠,哪里比得上當燕州郡守好,品階雖然低一級,但是實權在手,山高皇帝遠,無人壓制他的日子多舒坦。”
  天璽朝十八州分別由十八位郡守管轄,郡守一職可以世襲罔替,但如果郡守膝下無嫡子,庶子不得承襲爵位,那么就由皇帝重新派遣適合的官吏赴任。十八州郡守各直轄五個縣城,各縣城設立縣太爺一職,由郡守自行挑選合意人選,再上奏朝廷即可任免。郡守是各州的“土皇帝”大權獨攬,雖然官職只是正四品,實際權利大過京城的二品高官。
  木易頓悟,試探性說:“廖大人是聰明人,想來不需要屬下再提點他。”
  誰知宇文程立馬否認:“不,他是直腦筋,你暗中點撥幾句。”
  聞言,木易笑著點頭哈腰,臉上的疤痕隨著笑容顯得更加突出猙獰。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