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無限之命運改寫 > 第八百三十章:突如其來的襲擊

第八百三十章:突如其來的襲擊


  原本謝銘的打算,是讓兩位少女好好感受一下坐飛機的感覺,然后從窗戶中欣賞一下高處的景色。畢竟飛機的飛行高度,是雙足飛龍無法抵達的。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白貞和黑貞,居然害怕飛機?
  “mmmmaster......到底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個危險的機械!?”
  黑貞抓緊了謝銘的胳膊,原本就蒼白的臉色已經變成了慘白,連話都有點說不清了:“現代社會...居然有這種可怕的東西存在....“
  “不不不不要害怕,貞德。姐姐,就在旁邊.....“黑貞都如此,更不要說身為原型的白貞了。原本紅潤的臉,此刻也化為了和黑貞一樣的慘白。
  她一只手死死拽住了黑貞的風衣,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
  “白癡圣女!別抓著我!!還有!你這副樣子到底有什么說服力啊!?”
  “........”
  嘴角抽了抽,謝銘有些無奈的看著白貞和黑貞:“就算飛機此刻墜落都摔不死我們三個,你們也不是恐高,那到底有什么可害怕的?”
  “謝銘你不覺得.....這種看不到前方有什么東西存在的機械,非常恐怖嗎!?”
  “因為看不到前方而害怕......這個世界還真的是什么奇葩都有啊.....“
  “那個,先生女士,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似乎是看到了這里的異樣,一名乘務員走了過來,有些擔心的用著英語問道。
  “不好意思。”
  謝銘苦笑著回答道:“我旁邊這兩位女士是第一次坐飛機,所以有些害怕。能麻煩您給我兩個眼罩嗎?”
  “好的。”
  奇怪的看了眼黑貞和白貞,乘務員保持著自己的服務態度:“請稍等。”隨后走向了儲備室。
  “稍微忍忍吧。”
  輕輕握住兩人的手,謝銘輕聲說道:“到時候戴上眼罩,睡一覺就好了。旁邊有我在,不需要擔心。”
  “哼....”
  “真是太感謝了......”
  在戴上眼罩后,兩人的呼吸終于平緩了下來,身體也不再那么緊繃。謝銘也終于可以借著這段時間,來好好在腦內模擬一下,如何破解沖田總司的絕技了。
  早知道這樣,謝銘就找個偏僻的地方直接帶著兩人用舞空術飛到羅馬尼亞去了。一番好意,算是白瞎了。
  ——————
  終于,飛機平安抵達了羅馬尼亞,兩名少女的臉色終于恢復了正常。謝銘也沒有提,三人十分默契的將剛剛那漫長的幾小時遺忘在了腦后。
  “咳咳.....”
  白貞輕咳了幾聲,看向了謝銘:“現在我們已經抵達了羅馬尼亞,但是距離中部特蘭西瓦尼亞地區的圖利法斯還是有不少的距離,謝銘你有什么打算嗎?”
  “打算?是呢,有三種方法。”
  謝銘聳了聳肩:“第一種,讓貞德召喚雙足飛龍帶我們過去。第二種,我使用飛行能力帶你們兩個過去。第三種.....”
  “滴滴....”
  三人面前,一輛價格不菲的越野車發出了啟動聲,兩人看向了謝銘手中轉動的車鑰匙。
  “雖然第二種最快,但我還是推薦第三種。不過......”謝銘默默的看著兩人:“你們應該,不害怕乘坐汽車吧?”
  “........”
  汽車,自然是謝銘通過網絡聯絡了羅馬尼亞當地的租車公司租的,馬力很足,再加上謝銘并沒有特意減慢速度,所以按照現在的速度的話,大概在深夜之前就可以抵達圖利法斯。
  若是,沒有意外的話.......
  “轟!!!!”
  行駛在曠野上的越野車,突然被炙熱的光線射中,發生了巨大的爆炸。隨后,伴隨著一個粗獷的大笑聲,兩道人影緩緩接近。
  “哦哦!壓迫者!!我感受到了壓迫的氣息!這是暴君!這是壓迫!!!但是壓迫,此時已經死于了熾熱的火焰中!!!”
  說話的人,是一名身高超過兩米的壯漢,手里拿著小劍(Gradius),全身上下就穿了一個鐵襠。哦,他的頭上還帶著一個類似枷鎖的面具,只露出了下半臉和眼睛。
  “......不,Berserker,Ruler并沒有死亡。”
  另一個人影,是身著黃金鎧甲的白發青年,手中拿著如同權杖一般的黃金之槍,右眼還帶著一絲火光。看樣子剛才的光線,是由這名青年發出的。
  “呀咧呀咧,這突然的襲擊還真是有點觸不及防啊。”
  聲音,將兩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他們發現,剛剛襲擊的越野車居然毫發無傷的停在另一邊,一名黑發的青年正靠在車上,無奈的搖頭。
  “我說,這車可是我租來的啊。雖然賠得起,但是因為這種事情報廢掉也太冤枉了吧。”
  “居然毫發無傷.....”
  白發青年瞳孔微縮,隨后將目光看向了另外的兩名少女。
  此時的黑貞和白貞已經換成了自己的戰斗服裝,白底金紋的鳶尾花旗幟和白底黑紋的邪龍旗幟,在風的吹動下盡數展開。
  “你們是....紅色一方的Lancer和Berserker.....”
  白貞迅速看出了兩人的身份,神情凝重:“我的名字是讓娜·達爾克!是此次圣杯大戰的Ruler!紅色一方的從者啊,為什么要襲擊我們!?”
  “哈啊!?白癡圣女!這種顯而易見的事情還用問嗎!?”
  黑貞眼中充滿了不善,紫色的憎恨之焰逐漸圍繞著她的身軀升騰:“從者來襲擊我們,自然是受到了御主的指示啊!不過,你們可真夠膽來打擾我們啊,混蛋!”
  “兩個Ruler......”Lancer看著黑貞和白貞,疑惑的說道:“可是兩人的氣息卻完全相反....這是.....”
  “請先回答我的問題,紅方的Lancer!”白貞嚴肅的問道:“襲擊我們,是紅方御主的指示嗎?!”
  “沒錯,Ruler。”
  Lancer淡淡的說道:“出于命令,所以我必須要在這里,把你殺死。雖然人數有點不一樣,還有一名人類。但是,這并不影響我完成任務。”
  “太陽神蘇利耶之子,迦爾納。古羅馬的叛逆劍斗士,斯巴達克斯。”
  白貞質問道:“我身為Ruler,并不打算協助任何一方。將我殺死,又有什么好處?”
  “不知道。”被叫出真名的迦爾納平靜的說道:“這是命令,僅此而已。只不過,我方的這位Berserker,并沒有受到這個命令。”
  “他之所以前來,是因為.....”
  “啊啊啊,這是暴君的氣息!這是壓迫者的氣息!!”
  斯巴達克斯帶著令人菊花一緊的笑容,死死的盯著謝銘:“你是壓迫者!是我需要叛逆的存在!!”
  “.......”
  謝銘嘴角抽了抽:“為什么呢,明明是個一星從者.....“
  “卻讓我感受到了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毛骨悚然之感......”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