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驚魂鐘 > 第一百零五章 新生 四

第一百零五章 新生 四


  2047年?佑心市?黃升別墅群
  在這豪華的待客廳,也在四位黃董已故的夫人面前,在黃延林看來這廳室中僅有微生璣大師與自己,很多事情真的方便溝通,他便忍不住地問道:“大師,有個問題我不知道該不該問。”
  微生璣玨輕笑了一下:“我大概猜到了你想問什么。”
  黃延林:“哈哈,微生大師是聰明人,你也知道,我對你怎么受傷的很好奇!”
  微生璣玨沉默了十幾秒后,才準備開口說話,黃延林倒不著急,非常有耐心的等著大師。
  微生璣玨:“我到那兒的感覺不太好,好似周圍都充斥著邪氣邪力,我與它們周旋但最后相互而傷,應該說它們并不只是傷,而是被消滅了,但說回來,我只是能感覺出來,并非看到什么東西,如此說,真像是一個神棍在賣弄鼓吹他的能力,哈哈。”
  黃延林并沒有被微生璣玨玩味的語氣所帶動著笑哈哈,他有些認真地看著微生大師,聽完以上內容后,嘆道:“大師果然如傳說中的有鎮邪異能,世間罕有!但,我感覺大師對我還是有所隱瞞,是不相信在下嗎?”
  微生璣玨的表情有些嚴肅地看著黃董,不愧是統領一個大集團的首席,眼光和氣息的感覺真的敏銳。
  微生璣玨也不想過多解釋,便簡單地說道:“黃董,這是我極為隱私的一些感覺,包括我平時的辦事風格,這其中確有聯系,但可能并非你們想象中的聯系,總之是我不方便多透露的行為習慣,希望您理解包涵。”
  黃延林擺手道:“微生大師說外道了,我剛剛也只是開開玩笑,你是救我黃家的恩人,你的一些習慣黃某人定當守護,只是見現在只有我們二人,我忍不住多問問,你也理解,認識你到現在的種種行為,不得不讓人多想一些。”
  微生璣玨:“這個我理解黃董,換作是我,也會多想想這個人是怎么回事。”
  黃延林:“哈哈,正是如此,大師。我剛剛并沒有問完所有的好奇,我還能再說一句嗎?”
  微生璣玨:“黃董您講就是了。”
  黃延林重重點頭,然后目光明顯看向了微生璣玨左手戴的【懾因鐘】,正色道:“大師的力量莫非跟你這家傳的腕表有關?”
  微生璣玨料到敏銳之人定會有此一問,但他也不慌不忙,氣定神閑地說道:“這個恕我難以相告。”
  黃延林:“哈哈,那我知道了,大師,今天這獨處時光我確有得罪,但真是我想知道的一些事,你的神秘和能力特別讓人關注。”
  微生璣玨:“唉,黃董也明白,在這一行混,久了自然會招來研究者與揣測者。”
  黃延林:“其實不僅是我,就算大師再低調再神秘,你此次幫我黃家,也有太多雙眼睛在盯著,現在這基本都處理完好,我黃某人的精神面貌也一天賽過一天,那些盯著我和你的人自然又對你刮目相看,所以這些細節和習慣,怎么可能瞞得過眾眼,只是我今天斗膽先問出來而已。”
  微生璣玨:“那還請黃董多夫我打打掩護,您知道我喜靜不喜雜。”
  黃延林:“放心,大師,我說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對了,你今天來我這兒不會真因為我這兒還有余邪未凈?我需要做些什么嗎?”
  微生璣玨:“果然很多事都騙不了黃董這火眼金睛,我只能說是我有些私人急事要做,您家里沒有任何問題。”
  黃延林:“又是不能說唄!我也懂,畢竟世界上有很多人走錯一步路可能都是萬劫不復,微生大師很小心也很負責。”
  微生璣玨:“讓黃董見笑了。”
  黃延林:“這一個月,有很多高層達貴來問我如何能遇到大師或者在一旁欣賞一下大師容顏,但我都一一回絕了,他們的問題無非跟我一樣,但大師如果什么時候有興趣了,大可告訴我,想認識大師的人多了去了。”
  微生璣玨有點怕這種事情發生,直接回應道:“那還望黃董繼續幫我擋擋。”
  黃延林:“自然沒有問題,主要大師辛苦了。”
  微生璣玨:“不辛苦,明天上潛心楓音寺時,黃董便在一旁看著便好,萬事皆有個因與果。”
  黃延林:“哈哈,好!”
  微生璣玨:“黃董,我還在自己呆在這層中有點思考上的事兒,您能關閉所有監控與音控設備嗎?”
  黃延林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但他對微生大師向來尊重,馬上便命杜大姐準備。
  微生璣玨:“謝謝黃董了!然后還是留我一個人便好。
  黃延林笑了:“哈哈,好!有任何需要你直接打我電話。”
  微生璣玨:“好的!”
  說罷,黃延林走出了客廳,里面只有微生大師一個人坐著,當然還有四位黃家的夫人在陪著他。
  還未進入主要聊的內容之前,四位黃家夫人以萬夫人帶頭,均深深地向微生璣玨鞠了一躬,這種感謝真讓微生璣玨不太自在。
  他讓四位黃董夫人快快起身,直接問向了林夫人什么話,略過那敬佩微生大師的禮節。
  微生璣玨:“林夫人,您的感覺如何?”
  林千纖:“很好,現在真的很好,整個莊園并沒有死氣沉沉的地方,全部充滿著生機活力,再觀我們四位臨死前的身體傷痕,也一一恢復完好。”
  微生璣玨被別人這么一說還真有些高興,嘆道:“沒白累,挺好。”
  萬夫人在一旁皺了一些眉頭說道:“我聽說大師受傷了?”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