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諸天執道 > 第3章 丈二長蟲

第3章 丈二長蟲

那齊老三朝著陸鳳秋豎起個大拇指,道:“陸道長好眼力,這可是郭老生家里的祖宅,郭老生祖上三代也是咱和莊首屈一指的大戶人家,不過到了郭老生他爹這一代就是一代不如一代嘍。”
  
  “郭老生半輩子蹉跎,也就中個秀才,這年頭,兵荒馬亂的,秀才老爺可是不值錢,再加上郭老生迂腐的很,這幾年郭家是越來越落魄了,不然也不會想著開個私塾,掙這幾個孩子的禮錢。”
  
  一邊說著話,齊老三一邊叩響了郭家大宅的院門。
  
  一邊叩門,一邊喊著,“郭老爺在家嗎?郭老爺在家嗎?”
  
  不多時,有人開了門。
  
  探頭探腦的往外一看,卻是個半大小子。
  
  那半大小子一看是齊老三,不禁面上一喜,道:“三叔,你咋來了呢?”
  
  齊老三朝著那半大小子笑道:“狗娃,你小子又不好好跟著郭老生念書,當心我回去告你黑狀。”
  
  “郭老生呢?他咋不出來開門?”
  
  那半大小子朝著齊老三做個鬼臉,然后說道:“三叔,你來的正好,郭先生正在牛圈后邊研究那騰云駕霧呢,估計他也眼饞了,想飛一飛。“
  
  齊老三聞言,眼睛一亮,朝著身后的陸鳳秋道:“陸道長,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咱得進去看看這熱鬧。”
  
  陸鳳秋微微頷首。
  
  那半大小子狗娃開了門,讓齊老三和陸鳳秋進去。
  
  齊老三讓狗娃向陸鳳秋問好。
  
  狗娃老實的和陸鳳秋見個好,然后又給二人指路,朝著那宅子里的后院行去。
  
  “三叔,就在前面,我們每天上茅房,都會在牛圈那里玩一會兒,那云霧繚繞的,真的能讓人飛起來的。”
  
  狗娃一臉興奮的和齊老三說著話。
  
  齊老三點點頭。
  
  不多時,三人來到了狗娃所說的牛圈。
  
  只見那牛圈中此刻正站著五六個孩童,有的小一些,不過六七歲,有的大一些,也就是個十一二歲。
  
  那牛圈里頭,有一頭老黃牛在那牛圈的一角靜靜站著。
  
  而牛圈的另一頭,一個身著儒袍的白發老翁正彎著身子,探在那山石之上,不知在瞅什么。
  
  那幾個孩童之中還有人在喊著,“先生,你找到啥了?”
  
  那山石之上雜草叢生,雖然不是什么高山,但抬頭望去,也有個二三十丈。
  
  陸鳳秋站在那原地,朝著那山壁附近看去,眉頭微微蹙起。
  
  這時,那齊老三笑著出聲道:“郭老爺,您這是干嘛呢?大白天的咋趴到石頭山上去,難不成那石頭山上有啥寶貝?“
  
  那郭老生不知是不是聽到了齊老三的話,突然從那石壁上失聲大叫一聲,然后如同受到了什么驚嚇似的,直接朝著地面跌滾下來。
  
  齊老三見狀,臉上的笑意更濃。
  
  陸鳳秋可以感覺到齊老三似乎對這位郭老生不太尊敬,話里話間總有幾分打趣的味道。
  
  只見那郭老生扶著腰從地上站了起來,嘴里哼哧哼哧的說道:“唉吆喂,可摔死老夫了。”
  
  幾個孩子見狀,急忙跑過去將宋老生給扶起。
  
  郭老生轉過身來,揉著手腕,臉上留著的山羊胡也凌亂的很。
  
  他的臉上還有幾分驚恐之色,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齊老三道:“郭老爺,你這是唱的哪一出戲啊?”
  
  郭老生一聽,不禁一手拍著胸口,一手指著那山壁說道:“里面有頭大蛇啊!”
  
  齊老三一聽,面色微變,雙手緊緊一握,道:“有多大?”
  
  郭老生吞咽了一口口水,雙臂招展,比劃道:“比一個人都粗,就在那山里面盤著呢,嚇死老夫了!”
  
  齊老三聽了,當即說道:“定是那成了精的蛇妖!我就說嘛,這無緣無故的怎么可能有什么騰云駕霧的地方存在,那定然是蛇妖吐出的妖風。”
  
  齊老三興許是見多了妖怪,又或者是從那留仙翁處聽多了妖魔故事,臉上雖然有些緊張之色,但還算正常。
  
  但那郭老生就有些丟人了,兩腿肚子在那里抖啊抖的,估計嚇的連路都不會走了。
  
  郭老生禿嚕著嘴皮子說道:“這可咋辦,這可咋辦,好端端的怎么就在我郭家后山出了個成精的大蛇。”
  
  齊老三比郭老生鎮定多了,他沉聲道:“郭老爺,那大蛇是不是就在山縫里面卡著?”
  
  郭老生點頭道:“就在那條山縫里,若不是那山縫太細,估計那大蛇早就跑出來了。”
  
  齊老三沉聲道:“這就好辦了,咱們放火,燒死他!”
  
  郭老生一聽,腿腳一軟,道:“什么?放火?不行不行,那要是燒的大了,那老夫家的祖宅不也得跟著遭殃,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齊老三聞言,則道:“這后山離你家那宅子還有一截子,怕個鳥蛋啊!”
  
  郭老生搖頭晃腦的說道:“那也不行,總之就是不能放火!”
  
  齊老三不禁說道:“那你說咋辦?要不你去請留仙翁?不過留仙翁可從來不殺沒害過人的妖,這大蛇雖然在你家后山住著,可沒聽說過有人受過害,留仙翁是不會出手的。”
  
  郭老生聽了,不禁頹然說道:“那可咋辦?”
  
  齊老三道:“就聽我的,放火,燒死那狗日的。”
  
  郭老生聽了,還是擺手道:“不行,不行,放火是絕對不行的。”
  
  就在這時,陸鳳秋突然出聲道:“二位莫急,可否讓貧道看看?”
  
  郭老生一聽,看到是陸鳳秋在說話,不禁看向齊老三道:“齊老三,這位是?”
  
  齊老三道:“這位是陸道長!聽說你家鬧妖了,想來瞅瞅。”
  
  郭老生聞言,當即朝著陸鳳秋道:“陸道長?您一看就是有道行的高人,您就發發慈悲,將這大蛇給除了吧。”
  
  “老夫在此多謝陸道長了。”
  
  齊老三聞言,不禁打趣道:“郭老爺,你可別欺負人家陸道長是外鄉人,這除妖有除妖的規矩,你要人家陸道長除妖,可得付人家銀錢,不然人家憑啥給你除妖。”
  
  郭老生一聽銀錢二字,臉色一白,然后咬咬牙,伸出三根指頭,道:“只要陸道長除了這大蛇,老夫...老夫...就出三兩銀!”
  
  “哦...不...不...不,還是二兩,對,就二兩......”
  
  話說到一半,郭老生那伸出的三根指頭又放下一根,他那一臉肉痛的樣子,著實令人看了發笑。
  
  齊老三環抱雙臂,做出一副我早已經看穿你的神態。
  
  他不禁笑道:“郭老爺,你知道那十五里外小方寸山上的那神光道人不?他除妖向來可是要五兩銀子起價的,你這也太摳了,人家陸道長憑啥幫你,還是聽我的,直接放火燒死那狗日的,不比你掏錢舒服多了。”
  
  郭老生一聽,不禁喪眉搭眼的嘆了口氣,道:“世風日下啊,世風日下啊。”
  
  就在齊老三和郭老生說話的時候,陸鳳秋早已經站在了那石壁之上。
  
  只見那雜草叢生的石壁間有一條胳膊粗細的縫隙。
  
  沿著那縫隙往山石內看去,只見一條十分粗壯的大蛇盤旋在那山體腹部,那大蛇吞吐著霧氣,形成一股風,沿著那山體縫隙吹了出來。
  
  陸鳳秋見狀,亦是暗道,好粗壯的一條長蟲,饒是他也沒見過這么粗壯的。
  
  這么粗的一條大蛇,是怎么進到這山體腹部的。
  
  陸鳳秋看到那大蛇還在不停的吞吐霧氣,已經是有靈之物。
  
  顯然正如那留仙翁所言,這是個初開靈智的蛇妖。
  
  若是讓此蛇妖長此以往的在此修煉下去,或許幾十年之后,這蛇妖便會破山體而出,到時候會不會害人可就說不準了。
  
  略作思量之后,陸鳳秋從山石壁上一躍而下,沉聲說道:“的確是條長蟲,貧道可以將這長蟲給弄出來。“
  
  那郭老生一聽,不禁小心翼翼的說道:“不知陸道長需要銀錢幾何?”
  
  陸鳳秋微微一笑,道:“不要錢,不過,此山可能日后要改頭換面了。”
  
  郭老生一聽不要錢三個字,早已經高興的不得了,哪里還能聽到陸鳳秋后面的那句話。
  
  他樂不可支的朝著陸鳳秋作揖,道:“陸道長您可真是大好人啊。”
  
  陸鳳秋一聽,不禁笑道:“貧道這就除妖,可能會有些大動靜,還請諸位先離去,免得那蛇妖跑出來傷了諸位。”
  
  郭老生一聽,當即說道:“那就有勞陸道長了。”
  
  說罷,郭老生帶著那幾個學生就朝著牛圈外一瘸一拐的行去。
  
  那齊老三卻是留在原地,撓頭說道:“陸道長,你真的能將那大蛇給除了?”
  
  陸鳳秋微微頷首,道:“不是什么大事,還請齊兄弟在外等候。”
  
  齊老三不禁說道:“陸道長,您真不收那郭老生的錢?”
  
  陸鳳秋笑了,道:“為何要收錢呢?”
  
  齊老三一怔,然后道:“陸道長是個心善的,這年頭還真是少見了,算了,算了,我齊老三在外面給陸道長把風,請陸道長除妖!”
  
  陸鳳秋微微頷首,看到齊老三出了牛圈,然后輕點足尖,飛身而起,身后驚鯢劍從劍鞘之中飛出,落在陸鳳秋的手中。
  
  陸鳳秋看著那雜草叢生的小山,眼中古波無驚,驚鯢劍劍氣縈繞,陸鳳秋手臂一揮,一劍斬下!
  
  劍氣縱橫,橫貫八方!
  
  轟!
  
  山石中央的那條縫隙直接被陸鳳秋的劍氣轟成一個大洞。
  
  山石不停的滑落下來,塵土飛揚。
  
  地動山搖!
  
  震天聲響在和莊方圓幾里之內響起。
  
  一條丈二粗壯的大蛇從那塵土山石之中緩緩爬出!
  
  吐出濃烈的腥風!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