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逆天只為你 > 第143章神秘白衣男子

第143章神秘白衣男子

    古靈夕撇了撇嘴,她知道是夢,只不過這夢有些太美了。
  
      “靈夕,你現在便啟程去敗花谷,尋找花瓣石的下落。”南夜手一揮,她便飛身出了圣靈山,完全來不及解釋。
  
      古靈夕如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不甘的拍打著身旁的花草:“師傅這樣真的好嗎?”她都還來不及反應啊!
  
      她揪住一朵嬌艷欲滴的花,狠狠的把它拽了下來,拍打著它的花瓣:“你個壞師傅,不是說好了跟墨子夜他們一起的嗎?丟我一個人在這里。”
  
      她的身后卻有一雙暗藏的雙眼,犀利的盯了她許久,一道白色的身影自她身后飛出,不問緣由,一把拎著她的衣服飛身而出。
  
      古靈夕只覺得天旋地轉白光一閃,一陣寒意直逼她的心臟。
  
      落地的她還緊緊的拽著那朵被她摧殘的花,一臉茫然的轉身打算罵他個狗血淋頭。
  
      “你沒長……”身后佇立的男子令她差點被自己的話哽死,生生的咽回了下面的話。
  
      這男子白衣飄飄,神態簡直與自家師傅可比。
  
      古靈夕頓了頓,甚是有禮貌的問:“請問,你剛剛是不是失手了?”
  
      “沒有。”男子冷冷的回了一句。
  
      “沒有?”這么說是故意的?“抓我來這里干什么?”
  
      男子打量了她一番,“你是誰?叫什么名字?”
  
      古靈夕差點沒吐血,這人看著白衣飄飄宛如世外高人,故意這樣的嗎?
  
      知不知道自己還有任務在身啊?
  
      “不認識你抓我來這里干嘛?”古靈夕甩了他一記白眼,轉身毫不猶豫的離開。
  
      男子身形一閃,擋在了她的身前:“告訴我,你是誰?你的父親是誰?”
  
      我父親?我父親我自己都不認識。古靈夕往左側邁了一步,試圖離開,不想與他糾纏,男子卻也朝那邊挪了一步:“不說,你便不能走。”
  
      “我不認識我爹,行了吧?”古靈夕怒吼了一句,心情明顯不爽,這不是在戳自己的傷口嗎?
  
      別人都有爹娘陪伴,只有自己連親爹親媽都不認識。
  
      男子愣了愣似是想到了什么,便沒在追問下去,面色也沒有剛剛那么冷了。
  
      “你總知道你的名字吧?”
  
      古靈夕頓了頓,沒安好心的人,功法還那么高,打不過又跑不了,嘴角撇了撇:“古夕。”
  
      “古夕?”男子有些懷疑的目光看了看古靈夕。
  
      “怎么不信是嗎?不信還問我?”
  
      男子點了點頭,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呀。眼底還是存有一些疑惑,便化身離去。
  
      古靈夕皺了皺眉頭,真是個怪人,莫名其妙。
  
      緊了緊身側的手,這才發覺手心的那朵花,竟然被自己捏的粉碎,還糊了自己一手粘粘的似唾液之類的粘液在手心,怎么也揮之不去,竟還散發著一絲絲惡臭。
  
      古靈夕大喘了一口氣,真不知道自己是背呢還是背呢?
  
      她在林間轉悠了許久,也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被那莫名其妙的人一帶自己竟然還迷路了。
  
      尋覓了好一番,終是尋得一處溪流。
  
      好不容易尋得一處水源的古靈夕,如饑似渴的奔了過去,手心的臭味已經熏的得她快失去嗅覺。
  
      瞅了瞅手心已經發黑的東西,古靈夕甚是嫌棄的甩了甩手,剛剛靠近水源,便有一人大喝:“住手。”
  
      “……”住手?傻子才住手,恨不得趕緊洗了這東西。
  
      那人靠近古靈夕,一把揪住她背后的衣服:“不是叫你住手嗎?”
  
      還在氣頭上的古靈夕把手中已經洗的烏黑的水反身潑在了那人的臉上,側身拔腿就跑。
  
      那人捂住面龐,一便大聲叫罵,一邊瞅著自臉上滑落的烏黑色水滴:“你娘的,這是個什么東西?這么臭?”
  
      抬眼想繼續罵古靈夕,她卻沒了蹤影:“你娘的,你屬兔的嗎?跑得這么快?下次別讓我碰見你。”
  
      奔了一路的古靈夕,大氣也沒喘一下,望著茂密的樹林竟然迷了路。
  
      今天可真是夠背的,真是什么人都能遇見。身側偶爾還散發出一絲令人作嘔的惡臭,古靈夕甚是嫌棄瞧了瞧自己的手,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她往前走了半晌,從前方隱隱約約的傳來幾聲吵鬧:“放開我,放開我!”一位疑似女孩的掙扎的聲音刺激著她的耳膜。
  
      “放開你?你可是我們還不容易才抓住的,就這么輕易的放開你?”
  
      “果然是還沒長大,異想天開。”
  
      古靈夕迅速的聞聲而去,躲在側面的一處草叢,拋開眼前的雜草,觀測著那一方的情況。
  
      “放開我!放開我,否則我哥哥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女孩左右搖晃著身體,掙扎著想要解開束縛在自己身上的繩索。
  
      兩名高頭大漢一看就是練家子,仰頭冷笑:“你哥哥?哈哈哈哈……你哥哥知道了恐怕你已經尸骨無存了。”
  
      “你們為何要抓我?”
  
      “這話,你還是留在問閻王爺,走。”一男子拉了拉困住她的繩子,她便踉蹌的往前。
  
      古靈夕眉頭鎖了鎖,這小女孩的身形怎么那么眼熟?在哪里見過?
  
      思慮百轉千回,仍然沒有結果。
  
      她從身側順手摘了一片樹葉,似揮舞天涯琴般把它揮向男子手中的繩子。
  
      女孩瞬間感覺身體失去牽引,反應比前面的那兩個男子快了那么一點,轉身麻溜的跑了,捆了手卻沒有綁腳,她跑起來還是蠻快的。
  
      男子拉了拉斷裂的繩子,詫異的盯著已經跑出一段距離的女孩,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片刻便擋在了女孩的前面。
  
      女孩戰戰兢兢的后退了好幾步,緊緊拽著身側的衣服。
  
      男子一步步逼近,目光兇狠的瞪著她。“還想跑?若不是大小姐有吩咐,我現在便殺了你。”
  
      男子再次把她捆了起來,扛在肩上。
  
      躲在草叢的古靈夕暗暗的長嘆了一聲,忘了她不會功法,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兩男子剛剛沒走幾步,古靈夕也恰好想要出手之際,一白衣男子彈指一揮,那兩名男子便重重的摔倒在地,揚起一層濃濃的塵灰。
  
      白衣男子淡淡的撇了他們一眼“涼門的人?”
  
      撂下一句話,他便抱著女孩飛離了現場。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