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帶著青山穿越 > 第四章 十里桃花一朝開

第四章 十里桃花一朝開

    來敵離開不久。
  
      李天生像是感應到什么,眉頭輕蹙,腳步輕輕一邁,幾個呼吸,就從此地徹底消失。
  
      半株香后,一隊身披黑色甲胄的人馬出現在此地。
  
      響亮的馬蹄聲停止,蒙恬跨馬而下,銳利的目光掃視,方圓數百米的環境盡收眼底。
  
      “這……!”
  
      蒙恬驚悚,倒吸口涼氣,呆楞地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場景:
  
      所有的東西都被毀滅干凈,到處都是焦炭和腐臭味,坑坑洼洼一片,成群的樹木被強大的能量蒸騰成虛無。
  
      方圓數里之內,生靈絕跡,成為絕地。
  
      “將軍,已經仔細探查過,周圍并沒有活動的跡象。”
  
      屬下的稟告,讓蒙恬眉頭一皺,他仔仔細細地探查了周圍,發現方圓五里的地帶宛如發生劇烈的地動,又像是遭遇天災。
  
      可以判斷,出手的人相對內斂和克制,似乎不太想引起太大的轟動和破壞。
  
      即使如此,那一道道狹長深邃的劍痕,也觸目驚心,看的蒙恬心驚肉跳,仿佛被猛獸盯上,心中浮現前所未有的危機。
  
      不可能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造成這一幕。
  
      “不可思議……!”
  
      他雙目瞪圓,緊盯著此地,隨后在轉悠的過程中,眼角余光忽然瞥見那一角仰之彌高的云霧青山。
  
      腦海忽然冒出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或許能有此作為的,是高居仙中的傳說仙人,也不一定?”
  
      不知不覺中,蒙恬對神秘山中人多了幾分期待,連只是按照始皇帝的命令,例行尋找仙人的事情,都比原先重視了幾分。
  
      隱隱約約對百姓口耳相傳,談的津津樂道的仙人,信了幾分。
  
      ……
  
      李天生絲毫不知道自己一場爭斗,給蒙恬等人心頭造成多大的震撼,此刻的他,正在被仙山和周圍三座大山呈合圍之勢包圍的偏僻山村內。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田園生活狀態,真是對村民日常生活的描繪。
  
      但現實的農家生活,沒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閑適,也沒有“江深竹靜兩三家,多事紅花映白花”的風光。
  
      在這個生產力低下,秋收大部分要靠天公雷霆雨露的年代,只有“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苦楚,多見“良人猶恐催更(耕)早,自扯蓬窗看曉星”的起早貪黑。
  
      大多數百姓始終在貧困線上掙扎求存,破敗、面黃肌瘦、面朝黃土背朝天,是他們生活最真實的寫照。
  
      不過,最近兩年,群山中的村落里,每到秋收的時候,都喜氣洋洋,收獲喜人。
  
      山中土地貧瘠,以往累死累活干一年,一畝地不過兩百多斤的產出,數十畝下來,往往連養活一大家子都艱難。
  
      可是自從仙山從天而降,落在此處,襯里的收成是一年多過一年,口味也變得越來越好。
  
      特別是今年,村里更是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大豐收。
  
      畝產達到了一千斤。
  
      這在所有人眼里都匪夷所思的事情,竟然就這樣發生了。
  
      種植的莊稼顆顆飽滿,散發濃郁的清香。
  
      直讓村中男女老少歡呼雀躍,對著大青山連連叩拜。
  
      今天,李天生的出現,讓全村歡呼起來,他們爭相聚到村頭,滿臉虔誠地注視著李天生這個仙人。
  
      “不知大仙到來所為何事?”一個精神矍鑠的白發老漢,激動地問道。
  
      “老丈放心,本座這次前來,卻是有一樁好事要送予爾等。”李天生淡笑道。
  
      “不知仙人需要我等做些什么?”老漢和村民相視一眼,神情激動。
  
      對于他們這些掙扎在社會最底層的人來說,仙人給予的好事,絕對是天賜的福氣。
  
      難以想象!
  
      “不用!你們在一旁看著就好!”
  
      李天生說完,直接踏步御空,站立云端,手掌一翻,成千上萬的翠綠靈竹如雨而下。
  
      隨著李天生雙手翻飛,穿蝴蝶一般的打出一道道手印,進行精神操控和控制,漫天的靈竹簌簌而下。
  
      在附近靈氣最充裕的地方,化作一棟棟精致簡約的竹制小樓。
  
      一排排、一列列,依山而建,依勢而居,依水而布。
  
      建筑與周圍的山川地勢連為一體,既和諧統一,又按太極八卦的陣勢而建。
  
      形成一個大陣。
  
      如果沒有得到允許,不是村里的人,極難走進來。
  
      就是大軍來攻,也難以進入村中。
  
      與此同時,隨著李天生再動,有種子破土而出,發出咔嚓聲響。
  
      隨著《養生經》那股生氣混合著靈氣撒出,種子發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長大。
  
      舒展枝椏,發芽生葉。
  
      花開花落,零落成泥。
  
      如此往復,枝干變得虬結,像是經年的老樹,留下一道道枯皺的歲月痕跡。
  
      然后,十里桃花盛開,青山掩映如畫。
  
      比茅草房更加堅固優美的竹樓,潺潺的溪水繞村而流,漫山遍野的桃花,阡陌交通的耕田……
  
      這一切仿佛都是幻象,讓村里人難以置信,如墜夢中。
  
      “仙人,這些都是給我們的?”老丈心中惴惴不安,一時難以相信。
  
      “你們生活在本座道場附近,自當受本座庇護,這是進出村子的方法,就由你交給大家!”
  
      李天生取出一張宣紙,上面用秦篆寫了陣法的操作和應用之法。
  
      老丈年輕時認識幾個字,在村子里德高望重,交給他,李天生倒很是放心。
  
      “以后,沒有本座允許,不得私自放外人進入,就是秦兵到此,他們也進不來。你們就在這里,男耕女織,休養生息,不用擔心役之苦,不用受賦稅所累。”
  
      “多謝仙人!”
  
      村民激動的淚流滿面,在老丈的帶領下,感激地朝李天生叩拜。
  
      “以后,本座每月會下山幾次,教授學業,須知教育乃富家之本,切記要督促孩子的學業。”
  
      “我等必當牢記仙人教誨。”
  
      老丈朝著李天生拱手拜服,蒼老的臉上,滿是微笑,“仙人,現如今山村重獲新生,還請仙人賜名,也好讓我等有個地名歸屬。”
  
      李天生沉吟片刻,望著滿山桃花、清澈流水,道:“就叫桃花源吧!”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