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七寶妙仙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傳送

第三百三十四章 傳送

    血色魔陣自魔島四周海中浮現而出,縱橫于魔島與海中,吞噬著鮮血與血肉,恐怖的力量在其中蘊育著。
  
      梁辰帶著杜若華駕風飛上半空,揚聲提醒著血陣的出現。
  
      天空中,廝殺戰斗的元嬰真君,立刻有四道身影沖下,雷火、風暴、劍氣、狂濤紛紛轟向魔島四周浮現的血陣之中。
  
      “不!血月王,立刻啟動魔陣!”
  
      面對元嬰真君的攻擊,天空之中數量處于絕對劣勢的元嬰魔君們根本無力阻止,只能揚聲向著魔島之中傳下一道指令。
  
      而同時,似乎是憤怒于梁辰的發現與吶喊,天空中戰斗的一名魔君,在匆忙之中,揮手打下一道魔光,直接向著梁辰轟來。
  
      雖然只是匆忙一擊,威力甚至不足百分之一,但也不是尋常煉魂期修士能夠抵擋的。
  
      梁辰面色驚變,手上一道狂風,將杜若華遠遠推開,同時各種防御法術瞬發,在他周身形成九重防護,另一手更是將那‘蟹殼盾牌’取出,擋在身前,迎向轟下的魔光。
  
      即便如此,梁辰心中依舊是毫無抵擋的把握,只能寄希望于‘善德果’、‘福德果’的保命消災了。
  
      他心中已然決定,這次若是能活命,一定要第一時間多修煉幾門防御靈術。
  
      轟鳴爆炸,從魔島四周響起,血色魔陣之上恐怖的血光爆發,與四位元嬰真君的攻擊對撞在一起,掀起無盡毀滅狂濤,沖擊四方。
  
      魔島中央,同樣有著一座魔陣啟動,一個黑色旋渦旋轉而出,仿佛洞穿空間,聯通著未知的地方,似有什么東西將要從中沖出。
  
      “咔嚓!”
  
      碎裂聲在梁辰耳邊響起,他祭起的‘蟹殼盾牌’直接破碎,雖然它有著七階材質,但畢竟只是一枚未經祭煉過的‘蟹殼’,在元嬰魔君的攻擊之下,終究是難以保全,直接碎裂。
  
      梁辰本想將其祭煉成一件防身法寶,如今卻是直接落空。
  
      不過,這枚蟹殼的破碎,對梁辰來說,終究是起到了救命之效,元嬰魔君的一擊,在擊碎‘蟹殼’之后,所余不多,破碎后續九重防御法術之后,轟擊在梁辰身上,只是洞穿其身軀,沒有將其直接轟殺。
  
      而沒有被秒殺,對于梁辰來說,有著‘善德果’解厄,再重的傷勢,都能保住性命。
  
      識海空間中,七寶妙樹上,‘善德果’劇烈搖晃,剛剛形成的‘禁制’直接崩碎,化成九枚符文,然后隨著三色靈光流轉全身,修復著洞穿的傷口,驅除著魔君的力量,金色符文飛速消耗著,轉眼只剩下八枚。
  
      同時,七寶妙樹上‘福德果’也在劇烈搖晃著,其內金色符文消散,五色靈光流轉。
  
      梁辰的身形被魔君攻擊巨大的沖擊力直接轟下,轟入下方旋轉的黑色旋渦之中。
  
      下一刻,轟鳴巨響,又一名元嬰魔君在天空之中隕落,似乎正是剛才對梁辰出手的那名,巨大的靈氣風暴席卷著魔氣爆發。
  
      模糊中,梁辰仿佛看到福德果的五色光芒閃過,那巨大的風暴忽然撞上魔島中魔陣形成的黑色旋渦上。
  
      魔陣旋渦、靈氣風暴、福德果的力量……種種力量的作用之下,詭異的,魔陣旋渦黑洞倏然逆轉,梁辰的身形瞬間消失在魔陣黑洞之中。
  
      梁辰身形落入魔陣黑洞之中,瞬間有許多熟悉的感覺襲來。
  
      仿佛穿行在一片黑暗隧道之中,四周時有山海、星辰諸多異象劃過,但更有種種混亂、兇猛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洶涌而來,一時沖擊、一時撕扯,使得梁辰身形仿佛進入一片混亂的攪拌機中,不由自主的翻滾、東倒西歪,仿佛要被蹂躪、破碎成泥。
  
      “這是……在穿梭傳送……”
  
      “而且,這穿梭傳送似乎出問題了!”
  
      梁辰幾乎是瞬間就想起,當初在是山海宗遺跡中,接受內門考核傳承的一次次傳送過程,尤其是最后一次傳送,狀況幾乎就與此時一模一樣!
  
      “福德果!”
  
      “福德果消災、保命!”
  
      當時混亂的傳送過程中,就是‘福德果’的力量,幫他抵擋了混亂穿梭的種種災禍,使他最后順利傳送,抵達目的地。
  
      如今又一次混亂的傳送,梁辰也只能指望著‘福德果’的力量,能夠再次為他消災,保護他順利完成傳送。
  
      心中念頭轉動,梁辰看向識海空間中七寶妙樹,果然上面掛著的‘福德果’正在劇烈閃爍著五色靈光,果實中的金色符文正在緩慢的消散著,從消散速度來看,剩下的符文應該還足以支撐不少時間。
  
      這無疑讓梁辰稍松口氣。
  
      安全暫時無虞,下一刻,一個念頭便不由得浮現在梁辰的心頭。
  
      “這傳送的目的地是哪里?”
  
      想到這傳送的起點,是那魔島之上的魔陣,想到那魔陣的作用……
  
      一個答案便出現在梁辰的心中。
  
      “魔修大陸!”
  
      這無疑是個讓人不安、驚悚的答案。
  
      而且,尤其是那魔陣勾連的對面,很可能正匯聚著大量、修為高超的魔修!
  
      這更是讓人絕望!
  
      就算他能夠順利傳送過去,恐怕也是直接落入無數魔修的包圍之中。
  
      “福德果保佑!”
  
      梁辰現在能做的,也只能是祈禱‘福德果’消災之能足夠強悍,哪怕是將他傳送到魔修大陸,也千萬不要落入魔修包圍的死地之中。
  
      魔修大陸究竟處在什么地方,距離混亂海又有多遠,這些梁辰都不知道。
  
      處在混亂的傳送中,時間感官也變得混亂,讓他難以判斷傳送進行了多久,后面還有多元的距離。
  
      梁辰唯一能做的,就是緊緊盯著識海空間中,七寶妙樹上‘福德果’中的符文消耗情況。
  
      此時已經只剩下兩枚半金色符文,大半的符文都已消耗在傳送過程中消災保命之中。
  
      目的地依舊看似遙遙無期,梁辰甚至開始擔心‘福德果’的力量不足。
  
      “轟……”
  
      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毀滅沖擊從身后洶涌而來,所過之處,傳送的黑暗通道都被撕扯的粉碎。
  
      識海空間中,七寶妙樹上‘福德果’中瞬間有兩枚金色符文直接消散,梁辰周身五色光芒纏繞,跌入毀滅沖擊撕裂的一條裂縫之中,消失不見。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