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我真不想躺贏啊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最后的希望

第五百六十九章 最后的希望

    徐茫當然知道這些人在做什么,他只不過是想看看這些人的實力,這猛的一眼看下來,還別說...真的不怎么樣,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一排算式,結果到最后卻空著。
  
      似乎...算不下去了。
  
      “你不懂的...”
  
      “這是相對論宇宙學的問題。”童敏微笑地說道:“有沒有幫我撒了一把孜然?”
  
      “那是必須的!”
  
      “燒烤的靈魂在于孜然和冰鎮肥仔快樂水。”徐茫笑呵呵地說道:“稍等啊...幫你們去拿幾瓶肥仔快樂水,話說兩位女士需要有糖快樂水還是無糖快樂水?”
  
      “...”
  
      “...”
  
      這家伙...挺幽默的,滿討女喜歡的。
  
      “零度可樂!”
  
      “我也要!”
  
      兩位海歸女生沖徐茫微笑地說道。
  
      不過...
  
      這引起了楊小曼的一絲警覺,老娘我就坐在邊上,這個大白癡竟然對別人獻殷勤,什么意思?
  
      “咳咳!”
  
      “天氣好熱啊...嘴巴有點渴。”楊小曼輕輕咳了一聲,有意無意沖徐茫說道:“想要喝零度可樂...不知道誰愿意幫我拿一下。”
  
      徐茫走到小曼身邊,瞥了一眼帶著一絲期待表情的楊小曼,沒好氣地說道:“冷箱就放在你邊上,就彎個腰的功夫,都不愿意去拿,你說說你自己...懶不懶?”
  
      楊小曼:#¥%...!
  
      我...
  
      哎呦,
  
      氣死了!
  
      不過徐茫嘴上不饒人,可身體卻特別老實,在眾多冷飲中挑了一瓶不算很涼的可樂,遞到了楊小曼的手上,認真地說道:“少喝一點涼的,以后會積累成病的,到時候痛不死你。”
  
      楊小曼又好氣又溫暖,惡狠狠地白了一眼,然后一臉喜滋滋地打開了瓶蓋,還別說...溫度剛剛好,這就是愛情的溫度。
  
      “來了來了!”
  
      “冰鎮可樂來了!”徐茫笑呵呵地跑到了四位留學生的身邊,開始認真地分配著東西。
  
      “謝謝!”
  
      “太感謝了。”
  
      “...”
  
      四人一通感謝,特別是那兩位女生,對徐茫特別有好感,有時候感情這玩意...說不準,就好像徐茫和楊小曼,因為包子里面的肉汁,兩人就走在了一起,每晚還要抱著睡。
  
      雖然此時的徐茫帶著一頂帽子和一副偏光鏡,不過從輪廓上看依稀可以感受到帥氣。
  
      “唉?”
  
      “你叫...什么名字?”劉妍問道。
  
      “我?”
  
      “你叫我小徐吧。”徐茫笑呵呵地說道:“話說能不能讓我看看你們的計算過程?我這個人挺喜歡宇宙的...是一個天文愛好者,所以我選擇了物理系,專業是理論物理。”
  
      “???”
  
      “???”
  
      “???”
  
      看不出來呀!
  
      這家伙竟然是搞物理的,還是搞理論物理的!
  
      等等,
  
      這不是剛剛好嗎?
  
      “小徐?”
  
      “想不到你還是學理論物理的,那應該很懂相對論了?”童敏問道。
  
      “還行吧。”
  
      “先讓我看看唄?”徐茫實在好奇他們的計算內容,如果這四人計算不過關的話,是無法解決系外氧逸度問題,系外星體的氧逸度問題,需要大量的對比計算,強度很高。
  
      “給!”
  
      那位劉妍很大方地把手稿全部交給了徐茫,不過鹿博對此有點不滿,如此重要的東西,說給就給了,怎么說都是自己的知識成果,這...這太過于兒戲了。
  
      不過他想要拒絕,已經為時已晚,徐茫正在讀他們的計算內容。
  
      起初,
  
      以為只是計算問題,結果發現何止是計算出了問題,整個思考的方向也出了問題,就拿他們需要解決的計算膨脹宇宙的能力、動量和時間的函數關系,他們用錯公式了!
  
      徐茫失望地把手稿還了他們,淡然地說道:“你們...用錯公式了。”
  
      “這個問題需要用robertson-walker度規來描述時空。”徐茫無奈地說道:“從公式中得到不為零的分量,然后用短程線方程來計算,最后得出思維動量和基本動量,包括能量。”
  
      話落,
  
      在場的幾人滿臉的詫異,不可置信地看著徐茫。
  
      “你...”
  
      “你這么快就分析出來了?”童敏驚恐地問道:“就...就看了一眼我們的計算過程?”
  
      “對啊!”
  
      “其實這個問題挺簡單的。”徐茫笑呵呵地說道:“畢竟我是學理論物理的,相對論和量子力學是我的專業,得到結果也不是什么難事。”
  
      “給!”
  
      徐茫把這一份手稿遞交給了那位女生劉妍。
  
      不對!
  
      不是這個情況!
  
      此相對論和相對論宇宙學其實不太一樣,如果這家伙單純搞理論物理的,不可能接觸到這么深奧的問題,包括robertson-walker度規,這...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著徐茫離去的背影,兩位天體物理學的留學生,一臉迷茫的神態,兩人感覺見到了怪物。
  
      “他...”
  
      “不一樣啊!”
  
      “不像是普普通通的大學生。”劉妍認真地說道:“這么短的時間就分析出了問題的原因,這絕對不是普通學生可以做到的,你們見過這樣的人嗎?”
  
      童敏和鹿博搖了搖頭。
  
      “算了...”
  
      “或許是運氣吧。”童敏苦笑道:“那么...教授給我們設的第二個問題,假設早期宇宙由無相互作用、質量為零的粒子氣體組成,它們只受到引力的作用...”
  
      此時,
  
      徐茫一臉失望地走到了小曼身邊,一言不發默默地坐在椅子上。
  
      “唉?”
  
      “怎么了?”楊小曼關心地問道:“本來還是興高采烈的樣子,怎么突然之間...就蔫了?”
  
      “唉...”
  
      “本來想要讓這四個人一起幫我把系外氧逸度問題解決了,但是這幾個人的能力不行。”徐茫無奈地說道:“計算能力捉急,專業能力也存在問題,當然...僅限于那兩位男生。”
  
      “那兩位女生就不算在內?”楊小曼白了一眼,急忙說道:“我想吃玉米...上面抹一點海鮮醬。”
  
      “哦...”
  
      徐茫乖乖地跑到了燒烤爐子邊上,給女王大人烤起玉米來。
  
      此時,
  
      四人正在解決假設宇宙中,關于熱平衡的溫度依賴時間,而童敏和鹿博的教授,需要讓兩人計算出依賴關系。
  
      懵逼了...
  
      完全懵逼了!
  
      前面還好,四人很順利地求出在t時刻光子氣體出于熱平衡狀態,則按普朗克的黑體輻射理論,在體積v(t)中的頻率在v到v+dv之間的光子數。
  
      不過...
  
      由于頻率會發生移動,體積因此會膨脹,而這個過程該怎么計算,基本上難到了在場的四人。
  
      “完了...”
  
      “這完全進入到了迷茫階段。”童敏無奈地說道:“我發現這個教授故意在整我們...這問題太尖銳了。”
  
      “我也這么覺得...”
  
      “這個計算量挺大的,實話實說...我一個數學系的研究生,竟然...竟然算不出來。”劉妍苦笑道:“唉...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平時得罪了教授,估計讓你們難堪?”
  
      “別扯淡!”
  
      “我們平時都很老實的,我覺得...就是這個混蛋教授故意使壞,我說...為什么當時就單獨把我們兩人叫到辦公室,原因就出在這里!”童敏氣憤地說道:“這是故意不讓我們畢業!”
  
      “不可能吧?”
  
      “人家...和你們無冤無仇的,怎么就不讓你們兩人畢業了?”趙彭彭問道。
  
      這時,
  
      一直沉默不語的鹿博說道:“因為...這位教授歧視華國人。”
  
      話落,
  
      兩位女生不說話了,美利堅存在大量的歧視現象,尤其是高等教育領域,不少名校的教授歧視華國學生和亞裔學生,很多很多學校寧愿招收白黑人,也不愿招收亞裔,尤其是來自華國。
  
      因此想要考入常青藤名校的華國學子,基本上要在成績上遠超所有人很多很多。
  
      不過就這樣,
  
      還經常不招教授們的待見。
  
      “唉...”
  
      “其實我挺后悔出國學習的。”劉妍無奈地說道:“早知道...留在國內了,可惜我爸媽不同意,一定要讓我出國,我也納悶...出國就這么重要嗎?”
  
      “我記得...徐教授就沒有出國留學過,還不是成為了世界頂級科學家,雖然...”劉妍一想到當時自己的教授被徐茫氣得直跺腳,露出一絲無奈又好笑的表情:“雖然臭名昭著,可人家的確厲害!”
  
      徐茫,
  
      徐教授,
  
      的確在美利堅學術界的名聲不怎么樣,聽說專門坑害歐美人,但人家就有這個實力。
  
      “唉?”
  
      “要么...找小徐幫幫忙?”童敏說道:“或許小徐有這個能力呢?”
  
      “...”
  
      “...”
  
      “...”
  
      還別說,
  
      這的確有機會啊!
  
      雖然不知道那個家伙是怎么解決第一個問題,但他的實力已經不需要解釋了。
  
      “我去找他!”
  
      劉妍對徐茫挺有好感的,主要是他比較細心,對人又很溫柔,最為關鍵...長得賊帥,跟一個寫網絡小說的作者太白貓差不多,都是耐看型大帥哥!
  
      話落,
  
      劉妍急忙起身,在楊小曼的注視下,奔向了徐茫的身邊。
  
      “哈嘍?”
  
      “帥哥...有沒有空?”劉妍問道。
  
      “怎么了?”徐茫正烤著玉米,一臉迷茫地問道:“找帥哥我有事情嗎?”
  
      “呃...”
  
      “能不能幫我們解決幾個問題?”劉妍笑道:“就是那些關于相對論宇宙學的問題。”
  
      “哦...”
  
      “等我烤完這幾根玉米。”徐茫現在的心思全在玉米上,就在剛剛...他隱約察覺到一絲殺氣,偷偷瞥了一眼小曼,發現她的臉上寫滿了吃醋兩個字。
  
      片刻,
  
      徐茫把涂了海鮮醬的玉米遞到了小曼的手上,然后湊到她的臉邊親了一下,溫柔地說道:“我幫幾個年輕人解答一下問題。”
  
      “嗯!”
  
      “快去快回。”楊小曼含羞地說道。
  
      不過,
  
      另一邊劉妍和趙彭彭挺傷心的,名草有主好可惜。
  
      “來來來!”
  
      “讓我看看遇到了問題。”徐茫笑呵呵地來到了四人身邊,好奇地問道:“問題呢?”
  
      “給!”
  
      劉妍把平板電腦遞給了徐茫。
  
      片刻,
  
      拿到這份手稿后,徐茫仔細閱讀了一番,眉頭漸漸擰在了一塊兒。
  
      “...”
  
      “...”
  
      “...”
  
      看著徐茫的表情,童敏和鹿博不由開始緊張起來,這家伙可是自己最后的希望...千萬別說不會啊!
  
      ......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