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撿到一本三國志 > 第0633章 這般手段

第0633章 這般手段

圣天子的離去,給整個大漢都造成了創傷,不知多少人為此流淚,卻也不知多少人是真心實意,劉熙的事務變得非常繁忙起來,父母的忽然逝世,尤其是皇后的逝世,打亂了大行皇帝全部的部署,皇宮內本該是由皇后來執掌,處理各類事務,皇后不在,整個宮內都是一片混亂。
  
  呂姬這個年紀,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完全不能擔當重任,皇宮內的混亂,還伴隨著廟堂里喧囂,天子本來是希望皇后主內,再由蔡邕這個老頭來督促百官,有張飛的輔佐,這位頑固的老頭,是一定能夠將百官盯得死死的,加上有呂布的相助,本該是沒有任何憂患的,誰能想到,皇后的忽然逝世,讓這位為國奉獻了近四十年的老頭也倒下了。
  
  蔡邕在聽聞天子與皇后的死訊之后,甚至都沒有言語,直接暈倒,再次起來的時候,他已經不能言語,不能動身,整個人只是呆滯而茫然的望著上空,不知任何事情,連飯都不能吃,必須得有人強行喂食,他猶如一個活死人,躺在病榻上,什么也不知道,巨大的悲痛,擊垮了這位頑固的老人。
  
  劉熙在次日,方才得知了外公的情況,他不敢耽誤,連忙趕往外公的府邸,走進了府邸,張飛正在院落里,低著頭,揪著自己的頭發,顯得格外悲傷,看到劉熙進來,他連忙起身,拜見,劉熙點了點頭,走進了內屋,蔡邕躺在病榻上,雙眼茫然的望著上方,沒有任何的知覺。
  
  看著外公這個模樣,連續經歷了數次重擊的劉熙,實在是沒能哭出來,一切的苦楚,全部都藏在他的心里,坐在床榻邊,握著蔡邕的手,給他講述著年少時的事情,講述他們祖孫之間的趣事,蔡邕再也沒有像往常那般哈哈大笑,也沒有寵溺的親吻劉熙的額頭,他只是那般的躺著,沒有言語,甚至都沒能看自己的愛孫一眼。
  
  劉熙走出內屋,雙眼通紅,一旁的張飛想要勸慰,可他也不知該如何開口,劉熙抬起頭,看著張飛,附身一拜,說道:“多謝張君幫朕看管著外公。”,張飛搖著虎頭,說道:“不敢受陛下大禮。”,劉獒長嘆了一聲,看著張飛,擔憂的說道:“朕在一日之內,痛失父母,如今外公又是這般”
  
  “他們不在,廟堂奸賊四起,朕也不知該如何了”
  
  “陛下且安心,蔡公病重,可朝中還有臣,只要臣還活著,就沒有奸賊敢欺辱陛下!!臣以死誓!!!”張飛拱手,肅穆的說道,劉熙一愣,眼淚卻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張飛心里有些慌,有些手足無措,劉熙牽著他的手,說道:“君這番言語,猶如長者,朕有感雙親,故而流涕,多謝張君!!”
  
  張飛心里一顫,看著面前的年輕天子,他拱手再拜,說道:“陛下勿要傷悲,有臣在,奸賊之輩,我一只手就能捏死倆!!!”
  
  “好,有張君此言,朕無憂也!!”
  
  離開了蔡邕的府邸,劉獒又去往了諸葛府邸,姑姑看起來,還是沒能緩過來,大病了一場,醫師正在幫她查看,看到劉熙前來,饒陽也是掙扎著起身,想要詢問他的情況,劉熙說道:“姑姑勿要擔憂,一切都好,只不過,還請姑姑早些好起來,長陵他們倆個哭的厲害,希望姑姑能幫著獒兒看看”
  
  看完了姑姑,走到了院落里,諸葛亮站在一旁,劉熙將諸葛亮拉到了自己的身邊,說道:“孔明通知東宮的眾人,做好準備,朕準備讓我們自己人來擔任九卿之位朕從御史張飛那里聽聞,近期內,百官有些不安穩,有些人似乎是認為阿父阿母的死與我有關以防萬一,還是讓你們來出任九卿,你覺得如何?”
  
  諸葛亮大驚,心里同時又是大怒,何等人能說出這番話來,簡直不當人,諸葛亮思索了片刻,點點頭,說道:“如此也好,不過,陛下要如何讓吾等來代替九卿呢?若是無故而罷免,只怕對陛下不利啊”,劉熙說道:“此事,曹司徒已經與朕談過了,他似乎有法子,到時候再說罷”
  
  “你們如今要做的,是做好準備,熟悉九卿各部的官吏們”
  
  劉熙離開了諸葛府邸,回到了皇宮里,他卻是出奇的接見了一個人,正是荀彧,坐在厚德殿里,劉熙看著周圍的情況,這種感覺,實在是不同與往常,有一種重量壓在他的肩膀上,讓劉熙都有些喘不過氣來,過了片刻,荀彧走進了厚德殿里,他看起來也是有些憔悴的,整個人臉色煞白,天子的逝世,對他的打擊同樣巨大。
  
  看到了進來的荀彧,劉熙雙眼忽然就紅了,他站起身,口中喊著叔父,就朝著荀彧沖了過去,荀彧有些茫然,看著劉熙撲進自己的懷里,大聲哭泣著,荀彧連忙打起了精神,問道:“陛下?陛下??怎么了?陛下莫要悲傷啊”,劉熙哭著,說道:“阿父逝世之前,曾與我言語,朕逝之后,朝中百官,你唯能依靠者,荀文若也。”
  
  “今日見得叔父,獒兒想起雙親來”劉熙哭著說道。
  
  聽聞這句話,荀彧渾身一顫,他腦海里出現重病的天子,握著太子的手,告訴他,你能夠依靠的,就是荀彧那小子,朕跟他從小玩到大,荀彧雙眼再一次通紅,他渾身顫抖著,緊緊抱著懷里的太子,他咬著牙,說道:“陛下,大行皇帝所言不差,廟堂之內,荀文若,當為陛下手中之劍,何人不從,我當親斬!!”
  
  “叔父!!”劉熙哭著叫道。
  
  兩人擁抱了許久,這才坐了下來,荀彧很是明銳,他看到了劉熙臉上的擔憂之色,他問道:“陛下,出了什么事?還望告知!”,劉熙猶豫了許久,方才說道:“叔父啊,今日朕去看望姑姑,諸葛叔父與朕說,廟堂之內,出現了些言語,對朕不利,廟堂九卿,似乎是在擔憂著什么朕也很疑惑”
  
  荀彧一愣,立刻思索起來,九卿??等等,對了,大行皇帝掌握著他們的罪證,他們莫不是想試探陛下手里可有那些罪證??荀彧連忙問道:“陛下,這些人曾有罪證,在天子的手里,他們或是擔心此事呵呵呵,天子剛剛離去,這些奸賊,就想要興風作浪了”
  
  “叔父那那我該怎么辦啊?”
  
  “陛下不必擔憂,此事交予我,我現在就去找張郃,呵呵,有臣在,陛下不必擔心任何事對了,陛下,這些人都不是很可靠,最好,還是讓東宮官吏們接替他們,但也不能無故廢除他們,不過,此事也可以交予臣”荀彧說著,站起身來,看著面前的天子,荀彧認真的說道:“陛下不要擔憂任何事,好生準備登基之事便可,萬事,都有臣!!”
  
  “臣寧死也不會辜負大行皇帝的厚望!!!”
  
  劉熙淚流滿面,想要拜謝,荀彧卻是不受。
  
  當荀彧離開之后,劉熙找來了負責東宮事務的黃門,他叫做齊悅,南方人,還是個讀過書的,有個字,喚作信范,齊悅信范與其余閹人不同,不僅是在他特殊的出身上,還有就是他讀過書,甚至還讀過不少的書,只是因家境貧苦,此人為了養家糊口,方才進了皇宮,做了閹人。
  
  而他因聰慧,被韓門所賞識,故而安排在了東宮,幾乎就是韓門的直系下屬,如今宮里的情況,自然是需要一個能做事的閹人來操辦,劉熙平日里,與他關系也說不上有多密切,不過好歹是一直服侍在身邊的人,他也算是劉熙的心腹了,他站在劉熙的面前,沒有半點閹人的樣子,猶如翩翩君子。
  
  “齊悅,日后,宮里的諸事,就要勞煩你來做了朕給你三日,若是你能處置好,你就是朕的韓門,可若是你辦不好朕就要換個人來,并且要懲罰你,如何?”
  
  “國家,奴婢定然不辜負國家的厚望!”齊悅說道,劉熙點點頭,說道:“還有,你派人去將司徒曹操請過來”,齊悅點點頭,離開了厚德殿,沒過多久,曹操來到了皇宮里,進了皇宮,看到黃門正在四處忙碌著,井井有條,曹操心里也有些詫異,走到了厚德殿,稟告之后,走了進去。
  
  看著坐在胡椅上,正在忙碌著的劉熙,曹操也不由得一愣。
  
  “司徒公,來,請坐”劉熙很是客氣,曹操點點頭,坐在了他的面前,劉熙看著他,跟他寒暄奉承了片刻,方才說道:“司徒公啊,這些日子里,不少大臣都與朕送來哀悼文,你看看”,他指著案牘上的諸多奏表,又忽然說道:“可是,這里頭,卻有不少是彈劾司徒公的,他們建議朕,廢止新政,罷免曹公”
  
  曹操一愣,卻沒有太驚異,那些人若是不這么做,那才會讓他覺得奇怪,他問道:“那陛下之意是?”
  
  “曹公的各項舉措,朕都是極為認可的,甚至比阿父還要認可,朕絕對不會廢止,也不會罷免曹公,朕還想著曹公能為朕保駕護航,再治理個五十年呢,朕也明確的回信了,結果他們竟然捏造出了天理不容的謠言,用以誹朕”,劉熙搖著頭,看到劉熙這個模樣,曹操皺起了眉頭。
  
  “陛下不知是哪些人?”
  
  “九卿眾人,荀君與朕言語,似乎是他們有什么罪證在大行皇帝手里朕也不是很清楚”
  
  “原來如此”曹操撫摸著胡須,瞇著雙眼,劉熙都感受到了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危險的氣息,曹操點著頭,說道:“陛下放心,一些跳梁小丑罷了等下次朝議,臣自有辦法來懲治他們”,劉熙又說道:“曹公,朕想讓子桓來擔任衛尉還望曹公不要反對”
  
  “陛下??可他還年輕”
  
  “朕用人,看的是才能,而不是他的年紀”劉熙說著。
  
  曹操心里明白,這里也包含著天子對自己的示好,看來天子是想讓自己的屬官來擔任九卿了,他的屬官里,有子桓,袁尚,孫權三公啊曹操若有所悟,他點著頭,說道:“陛下的意思,臣已知曉。”
  
  “那就勞煩司徒了有這些年輕人在,日后曹公施行各項政令,也會順利很多,起碼沒有人再會以祖制之名來反對”
  
  “陛下說的很對”
  
  曹操也離開了,劉熙笑著,翻看了一旁的那些奏表,里面全部都是大臣們的奏表,并沒有對曹操的任何彈劾,一切都在按著他的想法在前進,若是不出意外,在五天之內,自己就能讓自己親信們坐上九卿的位置上,把持住全部的局勢,袁紹,呂布,孫堅,郭嘉,華雄,劉熙心里念叨著幾個名字,這些人也要迅速去會面了
  
  劉熙雙手托著自己的臉,坐在案牘之前,有些時候,哭的多了,自己也不知道哪處是真,哪出是假了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