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做大事者不拘小節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做大事者不拘小節


  
      徐直沒想到山德魯已經到了出賣知識的地步了。
  
      但相識山德魯以來,他一貫也是如此。
  
      只是那時顯得更為直接。
  
      需要力量嗎?
  
      想擁有財富嗎?
  
      想獲得女人嗎?
  
      想掌控世界嗎?
  
      ……
  
      諸如此類,其實都是知識變種的說法。
  
      知識讓人強大,知識也將帶來一切所想。
  
      若不能達到目標,只是知識的程度不夠。
  
      這一度是法師們口號。
  
      便是徐直,他也曾經經歷了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的說法,這無不證明著知識的作用。
  
      若山德魯能真心探討,以山德魯的造詣,這個條件確實足夠達成結盟所需。
  
      “你都打不過我,還想當我的老師?”
  
      徐直提著單手斧,一臉好笑的看著山德魯。
  
      知識有高低,但最終是實力說話。
  
      他并不介意三人行,必有我師,學得更多的知識也是他的目標。
  
      但他只能與山德魯平等的交流。
  
      并不會將對方高高供奉在,拜對方為師。
  
      即便是索姆拉,海克西斯,三人在東方村也是這種模式相處。
  
      “我只是……”
  
      山德魯剛欲反駁,忽地想起不管在哪方世界,他都沒掙到多少便宜。
  
      相反,他還在徐直手吃虧了數次。
  
      輸就是輸,沒多少理由可講。
  
      他有曾經的強大,但對方也有不斷成長的潛力。
  
      掃視過徐直之時,他看的出對方的實力又增進了一波。
  
      徐直身數道魔法纏繞,隱隱似乎還有規則契合的味道,能力極為獨特,看的他羨慕不已。
  
      “那我也沒別的能力可以貢獻了”山德魯攤手道:“如果你們有什么需要照顧的小孩子,我或許可以看護一下。”
  
      進入元素界后,山德魯發現了自己一個潛在的能力。
  
      如果不在意帶出孩子品質的好壞,他還是可以作為一個稱職的保姆。
  
      比如和小甜甜相處時間漸漸拉長,鳥眼中不斷浮現各種小情緒的山德魯二世,山德魯都不用去想,就知道這只小鳳凰心里又在打各種鬼主意了。
  
      “他還能看護孩子,結盟呀結盟呀。”
  
      山德魯交流時候是鼓動的精神力,小甜甜也能聽懂,此刻她也開始在一旁鼓噪了。
  
      很長一段時間不見自己孩子,非常思念,但見過后感覺就那樣。
  
      熊孩子一向讓家長頭疼,這個取名為菲林,別名是山德魯二世的小鳳凰已經在吐火燒那件酸臭味極重的抗魔斗篷了,讓小甜甜頭疼不已。
  
      小甜甜剛開始也極為嫌棄抗魔斗篷,但噴了兩次火焰之后,發現這件皮毛抗魔能力極為不錯,能有效避免火焰損傷,噴火時直接將面的汗臭味去掉了,若是認真處理處理,這件斗篷還是能清潔干凈,倒也接受下來。
  
      小鳳凰噴火沒輕沒重的,她還挺怕將這件兇牙獸的皮毛噴壞了。
  
      “那就看在你能看護孩子的份,我們可以勉強接納你”徐直道:“但你平常也需與我們做精神方面的交流,我們對不同的精神奧妙都相當有興趣。”
  
      有索姆拉和海克西斯相互參與探討研究,山德魯想玩什么花招會很難,徐直學習也能放心幾分。
  
      他不動聲色的將學習者角色變成了探討者。
  
      相比索姆拉和海克西斯,山德魯操控過高武的身體,又從王中王那兒進行過天賦嘗試,他確實更為了解現實世界的內氣修煉體系。
  
      或許他能從山德魯那兒學得一些妙處。
  
      “說的沒錯”索姆拉道。
  
      “且看看你有幾分能耐,若是能讓我們心悅誠服,以后說不定可以合伙干一番大事”海克西斯亦道。
  
      山德魯沒想到自己靠著保姆的能力結盟了。
  
      探討一下精神方面的奧妙,沒問題,他也不是獨自前行的巫師。
  
      不斷學習,不斷交流,才能不斷的進步,山德魯并不抗拒彼此的交流。
  
      “你們說的大事是?”山德魯小心翼翼的問道。
  
      “就像你想的那樣,我們也會下界,還擁有了方法”海克西斯道:“但機會很少,需要大家一起出力。”
  
      “只要你們不坑我,我可以配合。”
  
      山德魯眼中魂火不斷閃爍,燃起希望之時,又不免有了幾分提防。
  
      他這提防來的挺快,讓眾人都猝不及防。
  
      大伙兒都還提防山德魯呢,沒想到對方率先起這個心思。
  
      只是想想,倒也能明白,畢竟東方村戰力占優,山德魯除了拼個兩敗俱傷,并無其他選擇。
  
      “放心吧,我們不會坑你”徐直笑道:“離我們村莊一小時外,有我們叢林妖精的村莊,你平常可以在那邊生活。”
  
      “若是白日,你可以過來我們東方村一起探討魔法和精神的奧妙”索姆拉點頭道。
  
      “只要你誠心結盟,我們還是愿意接納你的”海克西斯補充道。
  
      “那就成交。”
  
      三張嘴不時補充著結盟情況,一個大概的相處框架漸漸成型。
  
      山德魯只能聽,反正他比較被動,也沒發表反對意見的機會,直接同意就是了。
  
      除了不時來東方村的交流,聽那頭大鳳凰的呱呱呱鳥叫,他似乎還要繼續負責當小鳳凰的保姆。
  
      總之,忍辱負重吧。
  
      在監獄都關了千年,山德魯也不介意再忍辱負重幾年。
  
      做大事者不拘小節,不計一時的得失。
  
      山德魯努力的安慰著自己。
  
      只要去了文明的世界,他就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可以通過學習不斷修復此前的實力。
  
      瞅索姆拉和鬼臉的能力,似乎也不太高的樣子。
  
      這片土地的發展顯然有限,只能讓徐直這種土著占優。
  
      劍拔弩張的氣息消除,山德魯也開始詢問著一些自己難以明白的事情。
  
      比如窺視他的賢者之窗,比如荒廢的元素之都,還有南方村如何前去,每日什么時候開始交流。
  
      他也探聽著一些下界的信息。
  
      或保留或直接奉告,雙方倒也沒有第一次相見時的尷尬。
  
      只要沒涉及大型的利益之爭,智慧的生物們都能和平的坐下來。
  
      徐直毫不懷疑,若是密斯特瑞歐等人流落到元素界,也有大概率一起玩哥倆好。
  
      與山德魯約法三章,最終要看執行的力度。
  
      漂泊久了,總想有個安寧的場所,而承蒙妖精樹的護佑,平和的環境中呆久了,或許又會生出異心。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