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美漫里的變形金剛 > 第一千四十四章 毀滅日VS毀滅日

第一千四十四章 毀滅日VS毀滅日

    路西法都有些顫栗地注視著那個渾身散發著森冷寒意的女性神祗。
  
      相比于米迦勒,路西法對這一位的了解更加多一些,或者說,要更加直觀一些——曾經,他在面見上帝的過程中,曾“有幸”目睹過這一位的風采。
  
      如果有選擇,路西法只希望瘋狂逃竄,逃的遠遠的,希望從來沒有看到那慘烈的一幕。
  
      他親眼看到,在墻外的虛無中,死亡正扛著鐮刀宰殺一名審判者!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這位女士似乎對墻外本該高高在上的審判者們情有獨鐘,其特別的癖好就是獵殺審判者。
  
      要知道,審判者這個群體,那可是出自墻外起源之地的特殊群體,肩負著巡視整個全能宇宙的職責,他們唯一的天職,就是專門追蹤那些多元宇宙創造者,對每一個新創建的多元宇宙進行審判,合格自然是好,要是不合格,會就地誅殺創造了這個多元宇宙的創造者。
  
      被封印進起源之墻的黑暗女神,就是世界創造者中的一員,審判者就是黑暗女神的天敵。
  
      當年,黑暗女神對通過審判者的評判缺乏信心,就打算不計代價不顧后果拉起一支大軍,要跟審判者群體開戰,甚至還想著反攻起源之地來著。
  
      先下手為強,給敵人一記狠的,這很合理。
  
      只可惜,她被監視者一族狠狠捅了刀子,世界鑄造者和正監反監這種,更是直接聯系起源之地,從起源之地叫來一只大鳥,一舉干翻了黑暗女神,將其封印到起源之墻里。
  
      起源之墻本就是起源之地來客,為了封印黑暗女神所制造的囚籠。
  
      路西法可是親眼目睹了死亡這位猛人,在無盡虛空中宰殺審判者的震撼場景。
  
      這是個瘋狂和強大的女人。
  
      死亡的力量覆蓋了整個起源之墻,那象征著終結的意志,壓的無數存在都喘不過氣了。
  
      幸好,死亡連看都懶得看他們一眼,拖著黑色的華麗長裙,面無表情地穿過起源之墻,消失在神之領域的深處。
  
      “那一位好像是……無盡家族的成員……”有些神倒吸涼氣,隱隱感到頭疼。
  
      別說他們了,就連米迦勒和路西法都感到頭疼。
  
      他們出身是高貴,可越是如此,才越是知道無盡家族的恐怖。
  
      這位死亡女士,都是那種可以直接面見上帝的存在,可比他們這兩個上帝的親兒子強悍太多了。
  
      要知道,路西法這種大水貨,被老三睡魔都壓的抬不起頭,更何況是與上帝同在的死亡?
  
      “我突然覺得,離開這里的打算是無比正確。”米迦勒忽然說了一句。
  
      路西法頓時會意,恢復了冷靜,道:“我愚蠢的哥哥,咱們這就離開這鬼地方吧,我一刻都不想多待了。”
  
      說完,這兩個鳥人就穿梭了起源之墻,前往了未知的墻外世界。
  
      “憑什么這個家伙也能穿墻?!”
  
      由迦可汗暴怒地看著死亡消失的方向。
  
      原來,整個墻內世界,有這么多掛逼?!
  
      枉他如次拼命,枉他野心勃勃!!
  
      要是早就知道米迦勒和路西法這種貨色都能穿墻,他早就出手弄死這兩個家伙并解析他們的秘密了!!
  
      還用等到現在?!
  
      由迦可汗氣得快要吐血。
  
      我不在的時候你們一個比一個低調。
  
      等我像個傻子一樣二度上墻,你們一窩蜂地跳出來?
  
      由迦可汗幾乎要在墻上爆炸。
  
      “她就是死亡……”
  
      唐尼的雙眼睜開一絲縫隙,有幸目睹了那橫掃全能宇宙的死亡的風采,旋即緩緩閉上。
  
      這位死亡,可比五大神的死亡兇猛太多了,兩者都代表著各自世界的死亡與終極的概念,之間的差距簡直天差地別。
  
      一個只能在一個多元宇宙中上下蹦跶,可這個死亡,已經跑到全能宇宙中獵殺審判者了。
  
      這是唐尼第一次接觸到死亡,也是第一次見到除了睡魔之外的又一個無盡家族成員。
  
      無盡家族在DC中的地位,跟超越神族在漫威中的地位一樣,都是各自領域的第一家族,不過相比于超越神族,無盡家族要顯得更加神秘。
  
      老二死亡都已經這么強大了,那老大命運又該是何等的恐怖。
  
      “剛搞掉了由迦可汗,這又有一個貌似比由迦可汗更加可怕的家伙出現了……墻內世界還有很多強大的九級沒有現身,我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唐尼整個人都變得沉寂下來,心中的危機感更加凸顯。
  
      跟那些頂尖的九級存在比起來,如果連九級都沒有,那連直面他們的資格都沒有。
  
      更沒有自保的能力。
  
      晉升九級,迫在眉睫,不然等將來面對分子人、門徒、不可思議人這種能跟自殘十級掰手腕的變態們,他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
  
      神之領域中,很多神祗都嗅到了不太對勁的風氣。
  
      很簡單,最近這段時間,眾多讓神都感到瞠目結舌的大事件頻繁爆發,過去八級就能過的很舒服的層次,現在看來,總覺得同樣很危險……
  
      一些野心家已經走出了各自的舒適區,野心勃勃地思考著該怎么讓自己變得更強。
  
      玉帝是這么打算的。
  
      他身形狼狽地從夢魘中逃出來,手上還拖拽著一頭兇惡的猛獸。
  
      玉帝的身后,大量的稀奇古怪的生物正在怪叫著追殺玉帝。
  
      夢魘,是睡魔統治的兩大頂級界域之一,跟代表美夢的夢境不同,夢魘號稱神之領域中最危險的地帶之一。
  
      夢境中有圣誕老人、龍王、復活節兔子等諸多大佬坐鎮,是美夢的聚集地,象征著安定與和平。而夢魘就截然相反,里面有大量的詭異生物云集,更有大量兇狠狡詐的妖精和巫師時常出沒。
  
      玉帝探索夢魘,確實是有風險的,也多虧了他是個八級神,要是弱一些,只要進去了,就會被里面混亂瘋狂的奇特物種們給吞的一干二凈。
  
      “還好,這次沒有白冒險。”
  
      玉帝拖著手上那狂暴的怪物,滿意地點點頭。
  
      他已經給這頭偶然發現的強大怪獸取了個好聽的名字。
  
      年。
  
      玉帝打算把這頭名為年的怪物抓回去,馴服成守護天庭的強大戰士。
  
      好歹也是個八級戰力的怪獸,足夠了。
  
      一群從夢魘中沖出來的畸形物種兇狠地撲向玉帝。
  
      玉帝面無表情地轉身,隨手甩出強大的神力,立刻就清空出大片的空白來。
  
      可更多的畸形生物依然在悍不畏死地追殺他,更有來自于多個世界的邪惡巫師們,不懷好意地盯著玉帝,蠢蠢欲動。
  
      “咦,起源之墻那邊……”
  
      忽然,玉帝捏死了一名巫師后,猛然扭頭,神情凝重地看著神之領域的邊緣。
  
      他感受到了不對勁的波動。
  
      有一種讓他幾乎窒息的可怕波動傳來,仿佛要將他一切的生命指征都活活掐死一樣。
  
      “是誰……”
  
      玉帝神情陰郁,這個神之領域,變得越來越危險了。
  
      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按照玉帝的計劃,他本該是在進入神之領域后,茍且億萬年,專心用來營造天庭,培養數量更多的強大仙人,同時還要搜集跟世界樹神系的源頭——生命之神的相關信息,方便他展開下一步的行動。
  
      沒辦法,玉帝打過維山帝的主意,但經過縝密思考后就果斷放棄了,維山帝無論是從實力上還是從關系上,都全面碾壓他,已經不是他能碰觸的存在了。
  
      只有一個生命之神,也就是眾神造物主,創造了四大混沌神的源頭。
  
      可神之領域中的一系列變動,簡直超出了玉帝的估算范圍,眾多古老存在相繼現身,讓本該以沉靜為主旋律的神之領域,變得動蕩不安,區區八級在眾多大佬面前連自保都難。
  
      “真是讓神頭疼……”
  
      玉帝沉吟著,又順手屠殺了一批瘋狂的夢魘生物,神情凝重地揪著年獸往返天庭。
  
      直覺告訴他,起源之墻那邊有可怕的變動產生,那種死寂的窒息感,分明就是從來沒有過的,一定有可怕的存在出現了。
  
      玉帝警惕地在神之領域中穿梭,小心謹慎,警惕著四周任何細微的信息和波動。
  
      他想平安返回天庭。
  
      可就算他是玉帝,在這神之領域中也不過是一只強壯一點的螞蟻。
  
      轟隆隆!
  
      前方,驟然爆發了可怕的激戰,其規模、層次、信息集,瞬間跨越了八級的極限,直接達到了準九級的可怕規模!
  
      “該死!又是誰?!超大宇宙神這種寥寥無幾的強者,怎么接連出現?!”
  
      玉帝臉色變幻,就算他心態再好,此時也忍不住罵了人,匆忙拎著年獸遠遠避開,險而又險地躲過了準九級大戰所擴散出來的余波。
  
      要不然,玉帝只要一個照面就要重傷,他不是無限,能以八級之身硬剛準九級,他距離準九級的層級還差的太遠。
  
      前方,兩尊可怕的準九級怪物爆發著可怕的激戰,他們肆無忌憚地交鋒,仿佛這場戰爭是宿命的對決,那來自于起源之墻的波動,更是完全不能讓他們兩個怪物注意。
  
      此時,在兩頭毀滅日眼中,只有他們彼此。
  
      那血紅暴虐的眼睛,扁平的臉龐,灰色的皮膚,爆炸似的肌肉……
  
      除了一個像是血肉生物,一個像是金屬生物,從其他各個方面看,這兩個家伙分明就一模一樣。
  
      遠古毀滅日和毀滅日金剛,在這神之領域中終于爆發了注定要到來的大戰。
  
      他們什么都不會在乎,就算是那些九級全能神來了,也不能引起他們絲毫的注意,跟這些比起來,有什么比得上對面的家伙更重要呢?
  
      “我一直在等著你,我知道你會來。”
  
      毀滅日金剛與對方對峙,忽然,用沙啞低沉的語氣說了這么一句話。
  
      肯說話的也就只有毀滅日金剛了,遠古毀滅日全然沒有用語言傳遞信息的興趣,他只想進化。
  
      毫無疑問,干掉這個在各方面能力上與自己高度類似的毀滅日金剛,遠古毀滅日確信能得到驚人的進化幅度,讓他在完美生命的形態上更進一步。
  
      相比于情緒化多那么一點點的毀滅日金剛,遠古毀滅日一如既往的冷硬,只有那暴虐和毀滅的**是永恒的。
  
      他一言不發,悶聲中,小山一樣的黑色魁梧身影轟然中傾軋過去,化作一道撕破了神之領域的黑影。
  
      明明是個準九級,卻能打出連九級都不具備的特質。
  
      那是一種根本不怕死,甚至是渴望死亡的特質。
  
      他們這兩頭完美形態的毀滅日,可都是克服了死亡概念的奇特物種,是億萬的億萬次方概率中,硬是打破了不可能與可能的絕對界限,從不該存在中誕生出來。
  
      無限進化,不死不滅。
  
      現在的他們,連從墻外世界風塵仆仆返回來的死亡都不在乎了,他們眼中只有彼此。
  
      作為克服了死亡的怪物,按理說,他們最不該放在眼里的就是死亡。
  
      轟!
  
      兩頭怪物再度交鋒了,這一次,是歇斯底里的血戰,完全不在乎防御和損傷的那種,只是紅著眼睛瘋狂攻擊著對方,同時適應著對方對自己帶來的傷害,然后頃刻間就迅速進化,免疫了對方的傷害。
  
      在玉帝這種旁觀者看來,這兩個怪物就像是神之領域中的bug,每一次碰撞和廝殺后,傷勢總會瞬間復原,然后生命本質再度升華一截,從基因、細胞、皮膚、神經等全部的領域,開始進行新的進化。
  
      這兩個家伙,每一次碰撞所爆發出來的可怕威能,最終都成為推動兩者成長的契機,變得更強,然后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力量,進而帶來更加偉大的進化……
  
      簡直就是不但蜿蜒向上的兩個鏈條,相互纏繞中,并駕齊驅。
  
      “這樣打下去,沒有個結果。”
  
      玉帝遠遠看著,眼中露出驚嘆和羨慕。
  
      完美形態的毀滅日啊,那可是讓全能神都不愿意招惹的bug,這種不講理的進化和完全不是的特質,玉帝也想要。
  
      可惜,這終究不是他的。
  
      毀滅日金剛一拳砸中對方的下巴,然后飛起一腳將其踢飛,順便修復了自身的傷痕,低聲道:“你是對的,你想要殺死我,也只能趁著現在。”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美漫里的變形金剛》,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