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紫墟圣域 > 0640這不是威脅

0640這不是威脅

忽然間,晗兵瞳孔一縮,他看到了封天大陣的陣眼。
  
  嗖
  
  輕輕揮手,一塊神磁石飛掠而出,沒入了陣眼內。
  
  “哈哈,封天大陣也不過如此,要是天虛老祖在此,也不見得可以這么快破陣!這樣也好,省的浪費世界本源力量!”
  
  劍陣外,血盟三人看著晗兵,嘴角的冷笑越來越盛。
  
  在他們的眼里,這封天大陣一般人想要破開根本不可能。
  
  當年,連天都可以封印,何況晗兵只是一個小小的神王境修者!
  
  血老大臉色有些猙獰,他心中決定,只要傅家家主借助封天大陣封死晗兵,他就動用后手,徹底覆滅傅家。
  
  “別說神王境了,就算荒境,甚至是合道境的高手,也沒有資格破開,你不是想見蕭戰嗎?他確實在黑色小路的盡頭!”傅家家主臉色猙獰。
  
  “嗖……”
  
  晗兵輕輕揮手,一只渾身金燦燦,散發著滾燙陽氣的鱷魚飛了出來!
  
  “封天大陣嗎?可惜,現在被困的是我!”
  
  晗兵笑啦,火眼金睛看穿一切,封天大陣的陣眼,在他眼中,無所遁形!
  
  “神鱷,保護好南宮靈蕓!”
  
  渾身金燦燦,散發著神王氣息的鱷魚眼神渙散,微微點頭,碩大的嘴巴一張,將南宮靈蕓吞了進去。
  
  隨即嘴巴閉合,很是嚴肅的面對撲面而來的劍氣!
  
  釘鐺……
  
  劍氣劈在鱷魚身上,發出叮當的響聲,火花四射!
  
  “靈傀?”血老大目光中充滿了貪婪之色,他自然知道一些傀儡的煉制秘法,也知道傀儡的等級!
  
  “大哥,這小子太陰啦,不過,他很快就會死在封天大陣內,有靈傀也無用!”血老二惡狠狠的說道。
  
  只不過眼下,晗兵已經撐過了一刻鐘,那漫天劍氣,愣是沒有傷害到他分毫!
  
  這等于無形中打了血老二一巴掌。
  
  之前血老二篤定晗兵撐不過幾息時間,現在,他的臉龐更是有些黑了下來。
  
  “看來,這小畜生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棘手。”
  
  “在秘境里,那血色迷霧遮蔽他的蹤跡,讓我們無法查看,一定有理由,眼下必須盡快斬殺!”血老大說道。
  
  “太上老祖,還請您維持陣法,我去陣法中殺了這小子!”傅家家主對著不遠處的一尊石像,彎腰,恭敬的行禮,淡淡的說道。
  
  一剎那,一道血芒沖天而起,沒入了封天大陣內!
  
  傅家家主手持血夜匕,身形蠕動,同樣跨入了封天大陣內!
  
  此刻,傅家大門口,正在上演一出好戲!
  
  “年輕人,說話不要那么難聽,什么大尾巴狼!”老人淡淡一笑,嘴巴張合間,陰氣森森!
  
  “你想干嘛?”中年奴仆感覺渾身發冷,面對如同干尸一樣的老人,他竟然感到了一絲害怕。
  
  “呼…~”
  
  老人嘴巴一張,又是呼出了一口陰氣,一剎那,整片空間陰森森的,中年人感覺,一瞬間仿佛置身到了地獄!
  
  “你到底是誰?”中年奴仆渾身顫抖,他感覺體內靈力的運轉,都有了一絲停滯!
  
  “哎,老夫當年也是不滅境強者,如今淪落到了這等地步,你傅家天牢里有件東西,可以讓我恢復一些力量!”
  
  “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老人混濁的雙眼看向中年奴仆,淡淡的說道。
  
  這一刻,中年奴仆只感覺渾身冰冷,就是血夜,也仿佛要凝固!
  
  “你……你想怎么……樣!”
  
  “聽說過奪舍嗎?老夫這具皮囊,已經沒有多少力量可以容納神魂啦,而你得軀體,靈力充沛……”
  
  說著,老人向著中年人走去,雙眼綠油油,露出了貪婪之色!
  
  “你……別過來……”
  
  “沒有用的,你已經被陰氣臨體,你沒有沒有反抗的余地!”老者說著,一道凝實的魂體在空中浮現,向著中年奴仆撲去!
  
  “要是有魂衣,老夫也不用每十年,就換一次皮囊!”老人笑啦,神魂逐漸融入了中年奴仆得體內!
  
  不多時,那倒地的老人,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張薄薄的人皮。
  
  “傅家?也該去收取一些利息啦!”老人笑啦,隨即腳步蕩漾,仿佛縮地成寸,又仿佛身融虛空。
  
  下一刻,中年人緩緩的穿過石門,進入了傅家!
  
  “老大,傅家主進入了封天大陣,咱們撤吧,離開傅家,就可以傳訊血盟之人,到時候,咱們的傷絕對可以養好!”血盟老二開口道,他的眉宇有些嚴肅。
  
  “不,我要親眼看著他死去,有那血夜匕,他修成了混沌體,又如何?”血老大面色有些猙獰!
  
  封天大陣內,帶著面具的青年,太過匪夷所思了,他的存在,甚至破壞了眼前的一切平衡。
  
  必須斬殺。
  
  “老大,傅家家主進去殺了這小子,會不會大材小用了?”
  
  血盟老四目光掃了一樣大陣,隨即說道。
  
  血老大眼眸閉上,仿佛對一切都不關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睜開眼眸,點點頭:“這家伙的存在,讓我很不舒服,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就不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下一刻,三位血盟之人離開了天牢所在的位置!
  
  此時此刻,藍玥兒等人被傅家長老帶到了一處安靜的房間內!
  
  始一進入房間,空間蕩漾,一條條藤蔓自虛空浮現,眨眼間將眾人捆綁的結結實實!
  
  那些藤蔓,就好像扎根虛空,無處不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捆綁!
  
  藤蔓之上,有著一根根鋒利得利刺!
  
  然而,利刺刺入眾人體內,眾人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疼痛,僅感覺涼颼颼的。
  
  “幾個意思?”柳如煙皺著眉頭,她感覺靈力被吞噬。
  
  “哈哈,沒有幾個意思,不多,就兩個意思!”傅家大長老笑啦。
  
  “第一,你們成了俘虜!”
  
  “第二,今天晚上,洞房花燭!”
  
  傅家大長老伸手,隔著藤蔓,摸了摸柳如煙的肩頭!
  
  下一刻,房門咣當被關閉!
  
  “哎,姐姐,咱們又成階下囚啦!”小公主笑道,她似乎一點也不擔憂。
  
  “鳳兒,難道你有辦法?”藍玥兒問道。
  
  “藍鳳兒,這藤蔓勒的我難受,你要有辦法,就別賣關子啦!”小傲雪喊道。
  
  “辦法是有,不過需要時間。”小公主笑道。
  
  下一刻,她再次運轉莽荒草木決。
  
  無論這些藤蔓扎根哪兒,它們都隸屬與草木,那就適合莽荒草木決!
  
  此時此刻,封天大陣內,傅家家主持著血夜匕,穿過陣法,來到了晗兵的面前。
  
  “小子,說吧,你想怎么死?”傅家家主看向晗兵,眼中閃過一絲貪婪的神色。
  
  “當然,你也可以不死,那就是交出你對付那三人的寶物!”
  
  “你看看那是什么!”晗兵笑啦,沒有絲毫的慌亂,火眼金睛看穿一切,他已經看到了封天大陣的陣眼所在,只需要裂空劍飛出,就可以一劍讓封天大陣癱瘓!
  
  順著晗兵的目光看去,傅家家主看到了一只閃著金光,陽氣滾滾的鱷魚!
  
  “哼,一只神王境的鱷魚!魔獸而已!難道,它也算你的底牌?”傅家家主笑啦。
  
  “你錯了,看問題你只看到了表面,沒有看到本質!”
  
  “它是神王境的鱷魚,而且是我煉制的靈傀!”晗兵不慌不忙,解釋道。
  
  “靈傀?”傅家家主有些疑惑!
  
  “簡單來說,就是沒有意識,沒有思想,一切聽從我命令的行尸走肉!”晗兵道,帶有磁性的聲音,在漫天唰唰飛舞的劍氣中,別有一番風味!
  
  “不想變得跟鱷魚一樣,那你就乖乖出去,看好我的人!否則,你就變得連狗都不如啦!”
  
  “你自認為比血盟的人強嗎?你能抵擋輪回火?還是可以抵抗灰色物質?”
  
  “當然,我還有好多底牌,你想試試嗎?”晗兵笑啦。
  
  “這不是威脅,這是事實!”晗兵強勢的說道。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查询